秋本明

偶爾發文,喜歡老漫畫與Marvel影視

承諾(二)

超久沒更新,竟然更新了(汗)


希望文筆有進步

----------------------------------------

黑鋼回到府邸時,迎來的家僕告訴他法伊已經在主房休息了。

 

黑鋼的臥房不同一般大戶人家,他選擇在深處的邊間稍微改裝一下作為偶爾被知世強迫休假的休憩地,比起其他房間更安靜也離訓練場更近。

 

拉開紙門,房間被僕人們打理得乾淨整潔,沒有甚麼裝飾,只有些必備家具,黑鋼看到桌上有些酒瓶和幾張甜點的包紙,白饅頭倒是不知去向了,裏間裡法伊蓋著厚厚的棉被趴睡在他的床上,衣服外袍隨便丟在床邊,外露的袍子告訴他法伊穿著他大了不只一號的裏衣。

 

黑鋼肖想著棉被底下若隱若現的肌膚,手上仍默默地收拾散落在床邊的東西和衣物,身為武士的他無法理解為何小櫻和法伊總是習慣把東西放的如轟炸過後的樣子。

他總是認為出身良好的家庭,理應有良好的家教,及使黑鋼平時看起來像流氓的黑臉,骨子裡該有的家底還是存在著。

 

「難道是他從來沒有放鬆過嗎……」像是嘆息地凝望著快成一團球的人。

 

把衣物放到房間外(沒多久有僕人會自動來收)

從壁櫥中抽出一套單衣換上,掀開棉被躺進去,金髮的人自動地滾進黑鋼的懷中,自從他們的關係明朗化,他們開始習慣一同在一張床會相依偎的感覺。

 

有時黑鋼想,在法伊還在糾結的時候,他們因為各種因素只能擠在狹小的床時,兩人彆扭地躺在床的兩側,像是要劃清兩個人的界線,顯然法伊用這種彆腳的作法對於感官敏感的黑鋼起不了什麼作用,

 

他是知道的,夜裡總是不安地呻吟或皺起眉頭,早上卻像沒事般嘻嘻哈哈,說不上來的礙眼。

 

直到日本國兩人開誠布公,可以毫無顧忌地在夜裡擁抱著時,不用再煩惱是否越線,可以抱著,親吻他冒著冷汗的額頭,早晨起來也不用總是看著他欲言又止說著「你還好嗎?」「沒事」這種誰都不相信的對話。

 

一切都好,甚至太好了,讓黑鋼不自覺沉迷於此,彷彿一切該是如此自然存在的事情。

 

看著法伊不再隱瞞的脆弱無助,他心痛著,也為他逐漸出現真實的笑容默默高興著。

擁著法伊,他知道法伊陰魂不散的夢又再次折磨著他,而他只希望下個太陽升起時,他能夠像當初知世幫助他一樣,逐漸擺脫過去的傷痛。

 

他不曾想過要救贖誰,但法伊不一樣,那麼,他是黑鋼他心中的命定之人。

 

黑夜中的鐘聲響起,被窩的人依偎沉睡著。

-────────────────────────────────----------------------------------------

銀白色的夜,在這裡一切是灰暗的,即使點著燈也看不見自己的手掌

 

大地被雪覆蓋,沒有誰的腳印,漆黑的線條從地表刺出,像是樹枝一般的枝條覆蓋了頭頂的星空,寂寥的夜越發黑暗

 

法伊不是第一次進入這個世界,但他無法習慣這種夢境,即使是感覺不存在的世界,他的心仍被眼前的寂寥景色凌遲著。

 

他是個天生的魔法師,悲慘的過去,偶然而必然被視為旗子,成為旗子,自我放逐不去正視自己的枷鎖,若是掙扎著又能看見什麼希望呢?

 

法伊的夢從來沒有顏色,一開始是只有銀白色的大地,「法伊」死後出現一些黑色的枝條,當他碰觸著黑色枝條,過去的畫面自動放送在大地上;阿修羅王的死又長出更多的黑色枝條,阿修羅王的墮落、死亡,每當做了點不堪的事,他的黑色枝條又會多一些,越來越多,甚至連星光的看不見。

 

法伊試著不去碰觸他們,後來越來越困難,一度讓他要被夢境吞沒,即使不碰觸他們,無聲無息的夜讓他心被寒冰包圍著,想逃也無處逃。

 

每天醒來,他逃離了夢,卻看見黑鋼若有所思的眼神,他又因為害怕著自己的目的被發現而逃避著,惡性循環下,連他都不知道那些話是他的心聲他的謊話,想要自我放逐卻又背負著使命,想要奮力抵抗卻也無從依靠,重重的枷鎖綁住他的一舉一動,任命運操弄著他的行動。

 

最近白夜中多了一盞燈,當他碰觸著,柔和的燈光閃爍著,不是很刺眼卻很溫柔,它照亮著那些枝條,再次碰觸時,難堪的過往仍舊顯現在面前,法伊卻不覺得那麼難受了,每過一天,荒涼的大地又有一點改變,一點一點地,他好像可以開始正視這些過去了。

 

有個人願意接納你時,原本難以踏出的步伐卻沒想像中困難了,不知不覺開始前進,一攤死水的世界,開始產生好的變化。


-----------------------------------------------------------------------------------------------

清晨的鼓聲醒起,天邊的曙光正要探出,藏在被窩的金髮魔法師被光芒吵醒。

 

醒來時發現自己正在黑鋼的懷抱之中,而自己不要臉地縮在裡面還抱著其中一隻手,而手的主人還正在睡眠之中,感受到旁人的移動,把懷裡的人體暖爐抱得更緊一點,蹭了一下散亂的金髮又靜止不動了。

 

法伊一開始發現自己無意識的行為時,覺得全身在發燙,不用想他一定是臉紅得快像被火燒過,看著黑鋼似笑非笑的神情更是讓他想直接鑽到地底去,他從來沒想過自己依賴起一個人時可以這麼…..

 

無賴

 

他和黑鋼剛在一起時,他其實根本不知道怎麼和他人親近,他習慣偽裝自己,反而對於如何真誠相待喜歡的人毫無頭緒,只是黑鋼主動地做一些親密的事情,讓他逐漸習慣,後來不知不覺放肆了起來,

 

再細想起來,從過去自己還在自我厭世的時候黑鋼除了唸他以外,實際上也沒對他怎樣過,甚至自己才是給他很多麻煩的人。

 

大概他們之間,從相遇開始,他的心註定無法保持冷靜了。

 

夢境仍不時出現,不同的是他知道醒來的時候不是只有他,有個高大的武士等著他,不是醒來又陷入下一個噩夢之中。

 

或許哪天開始,他也能夠愛上每一個明天嗎?

 

至少眼前這個一臉兇樣卻溫柔到可怕的人,是他目前最依賴也是最信任的人。

 

睡醒的一人看著睡著的人,等待下一天的開始。

 

再次沉睡之前,他隱約想起黑鋼好像有什麼東西要給他的樣子……

 

tbc...


黑鋼你快求婚吧(O)

评论 ( 1 )
热度 ( 11 )

© 秋本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