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本明

偶爾發文,喜歡老漫畫與Marvel影視

原創-失去翅膀的英雄

「我懷念那段飛翔的日子,雙手握著沉重的舵,俯瞰雲層的上端。」

一開始的訪談並不是十分順利,想當然,在我之前他可能已經被問到不勝其煩了,但上司規定的內容還是必須問到才行,問完這些八股的問題,我看著才過半小時的指針,心想

「這樣怎麼能寫成一篇專欄呢?」

為了我的稿子,我便開始問了些過去擔任機長的經驗。

 

比起剛才,他的話變多了,也沒有那麼無趣,

比羅看著我,眉飛色舞地講著過去機長的日子,蒼老已經看不出曾經是擁有結實肌肉的手指揮著,彷彿我們正在空中,而我是那個實習的飛行員。

「看哪,晴天的時候,我期待每當穿越雲層時,看著地平線消失,全視角,最棒的頭等席,」

「暴風雨是挺恐怖的,甚至幾次失去了方向,但你也知道,生死都掌握在我手上,即使再不安我們也只能心虛地安撫乘客。」

比羅滔滔不絕地說著,把職業生涯描述的像本精彩的寫實小說,隨手拿起一台飛機模型,模擬當年遇到的情形,只有這時他才不是個死氣沉沉的老頭,

「當時是這麼回事,其實只差一點,可能現在我已經轉世成一個還在媽媽懷中小孩呢。」

「嘿-不過你還是成功迫降了嘛。」我回覆著,可能是一種禮貌,也是一種讚嘆,人人都愛冒險故事。

「當然,不過當下還是想著自己會不會就著麼死在這裡,難免害怕啊。」

比羅不出所料,像個十幾歲的少年,對曾經的功績驕傲著,卻又礙於自己的長輩矜持,不敢過於張揚誇飾,只是他說著自己的飛行史,他的眼神總是露出光芒,嘴巴直到口渴才闔上,吞幾口水,又繼續下一段回憶。

 

他現在彷彿還是當年那個掌握一機組人員生死的機長,穿著繡有四條線的外套,駕駛著巨大的客機,在世界的航線上,談著豪情壯志,所見所聞,一切不過是昨日所見。

 

我是那個對於天空抱持無限想像的新手,沉迷於他的飛行日誌中。

 

訪問持續到夜晚,照顧他的家人提醒他到了睡眠時間才結束。

畢竟我是來做訪問的,總是要有個結尾,

「比羅,你懷念過去二十年的機長生涯嗎?」

旋即我後悔為甚麼問了一個明知故問的問題。

可能是亢奮後的疲憊,比羅顯得有點不濟,

艱難地吞了遞過來的藥,他沒有縮回後仰的脖頸,

「想啊,我十分懷念著,」(I miss it so much)

比羅順著角度看著天花板,手懸著,喃喃卻清晰地說

「手中握著舵,飛翔的日子。」

 

他只是看著,或著沒看,我看不到的東西;

 

此時我注意到,那隻手掌沒有沾上一點灰塵。

 

回到住處的沙發上,我想著比羅最後沒有焦距的眼神,他到底在看甚麼呢?

 

我只能善加臆測,

『他看著遠處,彷彿天空還在他的腳底,只有太陽在上方,吵雜的日子還沒有結束,他的心從來沒有離開過廣闊的天空。』

                  -《菲利浦機長:懷念的飛行過去》,刊於名人回憶錄專欄

服務超過20年,歷經無數大小事件一直謹守職責地在著乘客飛於不同航線上;機長於20XX年X月X日遭遇劫機,不顧身上傷勢成功制服犯人並迫降成功,但因後遺症於事件發生後1年因傷提前退休。

 

曾經我以為我無法懂那種失去後的心情,或許將來會,但他的眼神讓我震撼而心痛,為甚麼僅僅一個眼神卻告訴我如此沉重的渴望呢

 

评论

© 秋本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