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本明

偶爾發文,喜歡老漫畫與Marvel影視

承諾(一)

前提:黑鋼和法伊正在日本國休息,小狼小櫻仍在玖樓國,時間點是飛王消失後沒多久。
天照不熟 OOC機會高

我已經放棄修改了T_T 我只想自暴自棄(躲

至於下回.....(讓我好好研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黑鋼回到日本國後把同行的法伊和摩可拿留在府中後,換上日本國的和服,獨自前往皇居。

黑鋼在日本國雖有一座分配下的大宅,實際上他卻很少居住,大部分不是在皇居中的一個小間休息,不然就是一根梁柱上半臥著假寐,

他獨自一人,即使回來除了打掃的僕人也沒有人會等著他,那不如留在皇居做護衛好,而現在他不再滿足現況,他希望能做點什麼來改變。

大宅離皇居不遠,證明身分後便到知世的居所找正在聊天的姐妹們。
「好久不見阿,黑鋼。」
自從上次離開,以日本國時間似乎過了一年左右的

天照依舊是用那付欠揍的嘴臉諷刺他幾句,自己也回頂幾句,反正天照也沒拿他怎樣過。

「歡迎回來,黑鋼。」知世還是他印象中小小的,

「那麼說,你的旅行已經結束了?」天照雖然總是很高傲的樣子,但觀察力還是很好。

「啊啊,但是我不打算留下來。」
大概自己也沒料到如今的決定吧,當初可是執著要回來的人。

「知世,還真的被你料中了呢。」看了一眼維持完美笑容的知世,天照並沒有特別驚訝。

「是呢,上次回來我就知道黑鋼會改變主意了。」

「你就不怕我不同意嗎?知世不會攔你,可不代表我不會喔。」故做嚴肅地說著,但黑鋼從她眼中看見一絲戲謔。

「哼,我侍奉的人可不是你,你的想法不干我的事。」
他只忠於自己的主人,其他管他是天皇老子都不關他的事。

「還真是夠沒大沒小,想當初還是我救你的,結果真心換絕情。」佯裝生氣地抱怨著。

「呵,姊姊你明明知道黑鋼只是拉不下面子。」知世淡淡地說,黑鋼的個性,身為主人的她十分了解,而且看了這麼多年的鬥嘴,誰不知道他們兩見面就要嘴幾句的相處模式。

「----少囉唆!!我就只是來說我的意願,我走了。」
語畢,不管那些該需要的禮儀,轉身走出房間。

背後還聽見姐妹調侃的笑聲。

_____________

知世的寢室隔兩間是身為護衛他,休息用的房間。

房間不大,除了能舖被褥的空間外只有一個桌子和櫃子。

翻開放在外層的保養器材和藥品,從櫃子裡的深處拿出一個大概只有他手掌大小的囊袋,看了一眼後收進懷中,準備離開時看見知世站在門外等著他。

簡單做了個手勢行禮,臨走之前,知世才語有含意對他說:

「黑鋼,要好好對待他喔。」

「阿?」一時之間他沒有反應到知世口中的人是誰。

「呵呵,你知道的。」
知世總是這樣,不論有沒有夢見的能力,她都能夠洞悉未來,而且善於分析他人的內心。

或許是長年的守護,讓黑鋼也比一般人懂得剖析他人與分析情勢,所以在旅行中依靠這個才能讓大家在絕境中還能砍出一條路。

意識到知世在說誰時,黑鋼不自覺笑了起來。
想起那頭有著柔順的燦爛金髮的人。

黑鋼自從少年時代後便很久沒有發自內心笑過了,有也是
那種猖狂的邪笑,唯獨和知世相處時會稍微嘴角上揚。

黑鋼一直以為自己喜歡的是知世這種,大家閨秀卻不嬌弱的聰慧女子,或者是像自己母親的溫柔女性。

但是那個總是裝作什麼不在乎的人打破他的想法。

不知道何時開始對他有不一樣的想法,是櫻都國時的不經意洩漏,是飛行比賽時的關心,還是夜魔之國的半年來朝夕相處?

總之他已經無法將他拋棄不顧,就算是那人,也不能放棄被他拯救的生命。

想要好好保護他,讓他不在如此自卑,讓他相信自己是被重視的。

法伊像是打開籠子的金絲雀,寧可欺騙自己,也不想去面對,黑鋼知道他害怕再次感受到溫暖的時候,又會再次面臨失去的心碎,所以不如一開始就避開就好。

是自己強行打破他的幻想,讓他去面對自己,因此他要負責,最好是一輩子,不論多久他要扭轉法伊不安的心靈。

要強大到無法有人能威脅自己,讓法伊不為他擔心。
在脆弱的時候陪伴在旁,成為守護他的人。

他曾經想過是不是對待法伊像是知世一樣,但旋即被自己否定了;他很感激知世,偶爾也會因為知世嘴角上揚,但法伊會讓他想抱在懷中安慰,揉一揉頭髮,有一搭沒一搭說著沒意義的話,或者安安靜靜地相擁在床上入睡。

母親曾說過:「當你有了心愛的人,即使不說話也能覺得幸福。」

在夜魔之國時,他們吃睡都在一起,因為語言不通所以很少說話,但黑鋼從來沒有不自在過,

甚至有一次法伊因為上次的戰事受傷留在住處養病,當他回家看見法伊的不正經笑容時有前所未有的滿足。

那時黑鋼才正視自己,心中法伊的重要性。

既然不打算放手,為了總是不安的法伊,他想做點甚麼。

「你不說,我也知道。」簡短,但用不容忽視的肯定語氣說道,臉上不自覺嚴肅起來。

「所以你才回來拿你父母當年給你的玉佩吧。」用大大的袖子遮住嘴唇輕笑

被猜中心思的高大男子一時間變了變臉色,畢竟之前他從來沒動心過,突然被別人猜透心思,還是這種私密的情感,讓他渾身不自在,高大的身體僵直在原地。

看著黑鋼不知該如何回復而尷尬的知世也沒強迫他,說了幾句祝福的話就讓黑鋼走了。

看著頭也不回的身影,知世只是默默地陷入沉思。

難得看見黑鋼不知所措的樣子讓知世覺得有趣與欣慰,在之前黑鋼總是殺人如麻,毫不在意的態度彷彿年少的夢想已經消失在時間中。

幸好自己的決定讓黑鋼找回了曾經的執著,不,應該說是那個人造成的。

等到回神,黑鋼已經消失在視線中。

畢竟不要讓心愛的人等太久,不是嗎?

____________________

路線:
A.黑鋼直接丟給法伊卻不說半字
B.黑鋼先上車後補票
C.用其他理由送給法伊


评论 ( 4 )
热度 ( 11 )

© 秋本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