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本明

偶爾發文,喜歡老漫畫與Marvel影視

設定之類

想一個原創人物真複雜,小到性別名字,大到說話口氣.外觀特徵

努力想一個不會太中二的原創人物,我希望的是能夠他死時大家會難過的角色w

武器種類我覺得很奇葩,但是我在逛博物館時想到的XD

目前設定是活了600歲左右的人,行動有點狂妄實際上是長年經驗累積的戰鬥風格(以效率為重)

相處起來有點像長者吧XD

目前想要的對話語氣,因為活得很久所以言語希望是豁達和帶點傷感的(?

只是覺得活了幾百年,看不開也要看開

劇透注意(?

「當每個人想避免戰爭時,總是有無辜的人受傷」

「看著相愛的人走向死亡,是對心臟的凌遲,而我們一生中不斷地失去,卻也不斷獲得新的聯繫。」

「以前在某個次元旅行時,聽過一個小女孩點著火柴,火光中看見死去的家人和溫暖的房子,但每次在快觸及的時候火便熄滅了,她又點了一根又一根直到淒涼地死在雪地中,卻是帶著笑容躺在燃盡的灰中。對於孤獨的人,即使一點溫暖也足以追逐。」

「她的眼中有星辰大海,彷彿你做了件了不起的事,實際上你只是給了她一朵花,而我卻對此著迷,直到最後,她的眼璀璨如初,為我綻放最後的花火。」

「每個人都是自私的,因為你留下記憶卻終會離去,留下的人要獨自緬懷。因此我們為了能多爭取時間努力著。」

「你笑著卻不願意讓人接近,而他用炙熱的毅力去敲開,沒有人不會心動。」

「我活得夠久了,當年對我笑的艾斯泰哲都已經回到我的次元繼續轉世,我是很自私的,讓一個老人犧牲吧。或許下次醒來,我能與你們相見,不過這次我連同記憶一同拿走,但命運會使我兩相遇,再次產生交集,你們給的代價,足夠支付到下次,」<-目前設想的結局劇透之一

「到時,在一起旅行吧,聽著真實的故事,遊歷更多次元。」

「你很像過去的我,孤零零地活過很長的時間,如今你找到那個給你未來的人,而我想幫你脫下過去的包袱。」

「哈哈,我只不過活了太久,我是很老,但還不是死人,雖然我的外貌常讓人誤會。」

「因為有限所以珍貴,但我是無限的,在我眼中未來永遠在遙不可及的地方。」

「我恨讓我死去又復生的飛王,因此我不打算讓他知道這個方法。」

「我曾經追逐過什麼,只是忘了,現在我又想起來了。」

「記住了,祈求他人活下去的人要背負責任活著的責任,不然他實在太可憐了。」

「能夠笑就笑,哭就哭,是最幸福的日子。」<-對於某個人的希望?

----------小短文,超短,只是劇情的超小一部分------

山丘上的小徑無人經過,在凹凸不平的碎石子路旁有個小樹林,一行人在這裡短暫休息

空氣中聞不到血的味道或看見銳利的刀痕,這裡只是個和平的附庸國

有著高大身軀的人坐在一棵有著濃密樹蔭的老樹下閉目養神,

剛剛跑去山丘頂上的白色法師看見他一動也不動地盤坐在樹下,

原本想去逗弄的心情也不見了,只是難得安靜地脫下白色柔軟的外袍坐在旁邊。

雖然很想故意惹怒這個脾氣暴躁的人,但剛剛逃跑這麼辛苦的份上還是算了吧w

一黑一白的身影在陰影下不再這麼分明,午後的陽光混雜著春日的冷風,徐徐地吹拂下安撫了緊繃的情緒,隨風擺動的草地互相擦出細碎的聲音,不同於戰鬥中快速轉換的聲響,不知不覺也讓心事重重的他闔上了眼,享受片刻的寧靜。

旁邊的武士感覺到肩上壓力的變化,沒有睜開眼,只是用靠著的那著手調整位置,讓他靠在胸口處,減輕負擔,繼續等待少年少女回來,靠在胸口的人無意識地轉向內側,如同習慣性趴睡一樣,讓自己浸在相同的氣味中。

雖然是個笑不見底的傢伙,但也不是總是那麼惹人厭啊。

想著想著,也逐漸陷入睡眠中,直到白色胖胖的生物用歡騰的聲音吵醒了他們。

直到未來的某一天才想起,兩人的心在不知不覺時開始靠近了。

------------------------------

本人能寫的極限,努力挑戰清新風?

終極目標是能夠描述更豐富一點,不太會描述人物肢體啊


评论 ( 20 )
热度 ( 1 )

© 秋本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