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爾發文,喜歡老漫畫與Marvel影視

【黑法】痛

*假設法伊有舊疾的場合

*冬天夜晚的小故事

目錄


-------------------------------------------------------------------------------------------------

夜色低垂,今夜的月亮少了雲層的覆蓋,微弱的光線灑入房間,透過薄透的窗簾印上了淡淡的月光。

 

接連的下雨後是徹骨的寒冷,現在正是這個次元最寒冷的月份,房屋內總是帶著潮氣,常常要花許多時間去除床具上的濕氣,但有了魔法師也不盡然。

 

而棉被中的金髮男子卻沒有安穩地睡著。

 

 -------------------------------------------------------------------------------------------------

好疼、好難受—

 

他以彆扭的姿勢,徒勞地搓揉著小腿,從骨與肉連接處透出的疼痛,並不是如同雷擊般地劇烈,但也足以使他難以入眠。

 

間歇性地迎來爆炸性疼痛又逐漸退回還可以忍受的慢性疼痛,今夜注定無法成眠。

 

這是很久以前的事,在一次混亂的打鬥中,一隻箭射入他的小腿,即時包紮後藉由麻藥的效果,拖著身體終於擊退了外敵,自此之後落下了病根。

 

大部分時間並沒有造成他的困擾,也沒幾個人發現這個問題,康復後也並沒有造成身手衰退的問題,自己也就忽略了這件事,

 

直到某次在床上被不斷傳上來的疼痛喚醒,下意識地按壓痛源,令人倒吸一口氣的疼痛轟炸他的神經,整個人捲曲成一團,差點叫了出來,直到清晨時他才筋疲力盡地睡了下去。

 

又隔了很長時間再次發作後,他才想起了這件往事,幾次經驗告訴他,只有在長期溫暖後的第一場嚴寒的幾天,他才會感受到這足以令他發瘋的痛,熬過了後便如同往常般向是不存在一樣。

 

他無法使用治療的魔法,他試著找其他人協助卻效果有限,阻斷疼痛卻無法維持,簡易的熱敷或按摩也僅能維持片刻,最後他只能選擇放棄,想辦法讓自己熬過這該死的舊疾發作。

下雨過後的天氣是最冷的,而水氣更是雪上加霜,感受不到熱量下,無法抵擋的疼痛硬生生把他從睡夢中挖醒。

 

有時候疼痛的折磨,甚至會讓他無法克制地散發出焦躁的想法,變得十分不耐煩。

 

「痛、痛痛痛—」小聲地呻吟讓他多少能緩解痛感,但他現在更希望能安穩地入睡,他試過直接給自己來一招昏迷咒或沉睡咒,但顯然把債累積起來只是苦了自己。

 

認命地承受,至少兩三天後就恢復了。

 

孤單的時候,所有五感放大,很想唾棄自己的脆弱也無濟於事。

 

這次的疼痛也是如此,直到太陽在地平線下透出光線,說不上來是終結結束還是耗盡體力,放鬆全身,眼前一黑倒在床上失去意識。

 

沒幾小時後,便被自己的生理時鐘挖起來,從鏡子中便可以知道自己的臉色有多麼的難看,蒼白的臉色,眼底下的黑青,但他也沒心思去做太多的偽裝,勉強整理好自己的亂髮,擦拭發黏的肌膚,強行振作了起來。

 

每一次踩下步伐,下意識地放輕了腳步,但壓迫傳上來的痛仍讓他皺了一下眉頭,整個姿勢有點可笑地傾斜,無法避免地所有動作都慢了下來。

 

「好不想出門,嘶—幸好今天只要坐在椅子上整理文件,」

 

「哈哈,如果被黑P知道我也會喜歡上整理文件,大概會用不相信吧—痛痛痛—」

 

穿上柔軟襯底的鞋子,多少舒緩了疼痛的感覺,盡量維持平穩地步伐走出房門,像是甚麼是都沒發生一樣,和眾人打了招呼。

 

 -------------------------------------------------------------------------------------------------

一整天下來,除了無法忽略的痛感(即使吃了藥也無法遮蓋突發性的疼痛),大致還算順利,沒有人發現他的異狀,

 

除了黑鋼。

 

他很確信黑炭已經盯著他一整天了,相信那些刻意改變的行為都已經印入他的眼裡。

 

盥洗時,他花了比平常更長的時間泡澡,按壓著緊繃的小腿肌,這是他發作以來最舒服的一刻,藉由水的浮力,沒有更多餘的刺激,被溫暖的水包圍,一整天緊繃的身心得到了救贖。

 

「哈啊~~得救了。」

 

一有機會就壓低身子搓揉腿部肌肉,或著蹺到其他椅子上減輕負擔。

 

想到那冰冷的被窩,卻還是不免產生了絕望的想法,思考起在床邊燒柴的可能性有多高了。

 

拖著沒有功能的一隻腿,終於回到了房間,一打開房門,不意外地看見已經洗好澡的黑嚕坐在床上。

 

「今天你的左腳,到底怎麼了?」

 

「哈哈,黑大人,你別問這麼明顯的問題嘛…」

 

「看在你算誠實的份上我也不問原因了,看來是舊傷吧,最近沒有甚麼戰鬥,甚至也沒看到你白癡地拐到自己的腳。」

 

「阿拉,大部分都被黑大人猜到了呢。」

 

「沒有去做過治療嗎?」

 

不禁久站,繞過黑鋼鑽進棉被中,手還是不時地按壓著,而黑鋼也沒對法伊無理的行為而表達什麼。

 

黑鋼比起總是站在後線的自己受過更多身體創傷,他自然知道身體疼痛的感覺,但法伊似乎沒看過他因為這些傷痛而影響過,通常過沒多久後他就能生龍活虎地重操訓練了。

 

『難道他的身體素質差異的關係?』忍不住想著

 

「如果黑鋼沒其他事的話,我要準備睡…..挖阿?!」

黑鋼掀開棉被,靠了進去,順帶把他的不適的那隻腳放到他的右腳上,而乾燥溫暖的大手輕輕地按壓著原本按的位置。

 

在一陣刺痛後,原先疼痛的地方似乎沒那麼痛了,原先為了按壓而縮起來的身子放鬆後也沒那麼腰酸背痛,還多了個熱源可以依靠。

 

「……以前在日本國,因為知世的關係都會被強迫養傷,也學了不少這類的東西,所以我多少知道該怎麼弄。」

 

「嘿?想不到黑大人也有如此細膩的一面,好感動,怎麼辦?我更愛黑大人了!」

 

沒有理會自己的調戲,黑鋼只是適時調整力道推拿,讓僵硬的肌肉獲得舒展。

 

被麻痺一天的神經放鬆下來,開始讓他昏昏欲睡,眼前的一片模糊,暖呼呼、輕飄飄的感覺難以招架,

 

「這種事,早點說啊,笨蛋。」

 

明明黑大人才是笨蛋,為我做這麼多事……呼—呼—呼—

 

從此之後,他獲得了自己專屬的免費按摩師。


END.


-------------------------------------------------------------------------------------------------

練手感的小短篇

其實這經歷是本人的經驗Q Q,那痛起來恨不得當場暈過去,晚上被痛醒也是有過的

最痛的時候我還會帶拐杖或長柄傘出門輔助,整體形容就是文中的感覺

每年第一波冷空氣來時我都會幾乎失眠一夜囧

疼痛分成基礎疼痛+突發性陣痛,這類的痛真的很難忍,尤其是痛源是在身體的深處很難緩解



我也要黑大人的免費服務啦(打滾耍賴,黑鋼:沒門

评论 ( 7 )
热度 ( 58 )

© 秋本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