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爾發文,喜歡老漫畫與Marvel影視

【黑法】法伊之信

  • 原著向

  • 自己挖坑自己填,結果比黑鋼的字數還多

  • 多少更動了原著的內容


---------------------------------------------------------------------------

致  我最喜歡的黑大人:

 

  咻咻──黑大人寫了這麼令我感天動地的情書,我怎麼可能不寫一封信給黑大人呢?原來黑炭是非常感性的人,從外表看完全感覺不到啊,如果我拿給天照看後,不知道會不會看見黑炭難得害羞的樣子呢?

 

  好了,我知道你已經看不下去要撕信,所以我決定還是正正經經地好好報答一整夜坐在書房振筆疾書的你。不要被我完美的文筆嚇到了,哼哼──

 

  

  在法雷利亞或色雷斯,每當我準備接受一個人的好意時,沒有獲得好的結局,我一直想努力去尋找擺脫這一切的方式,但很可惜的是,我手上沒有任何籌碼,我的所有都是被給予的,唯有魔力是我自己的天賦。

 

  當時我答應飛王或阿修羅王,想不起來我有沒有抗拒過,那時的我總是很混亂,連自己到底算甚麼東西都不清楚,到底算不算活著呢?既然阿修羅王拯救了我,為了報答他和抱著法伊復活的希望,我還是逃過了自我了斷的機會。

 

  阿修羅王是第一個溫柔對我的人,所以我沒辦法殺他,寧可相信自己是詛咒的根源,只要逃離了色雷斯,事情就會在可控制的範圍,所以我來到侑子的住所,聽從飛王的指示,開啟旅行。

 

  從一開始我就認識你了,黑鋼,如果你會出現妨礙尋找羽毛的可能,我就必須阻止你,但當時的你顯然不關心這一切,而且看著你容易被激怒的個性故意調戲你,我想說如果能假裝成一個傻楞楞的人,一個好相處的人,行事容易得多。

 

  只是我高估了自己和低估你,你並不是容易被唬弄過去的高手,因為你的沉默與漠不關心,讓我以為自己的隱藏是成功的,而我逐漸沉迷在自己創造的遊戲中,無法自拔。

 

  我第一次與陌生的人相處在一起這麼久,其實我不該太有自信以為我可以置身事外,捕抓了預言的一個碎片就以為可以全身而退;但我很感謝當時的黑大人的勸說,他讓我不知不覺產生了自己的想法。

 

  因為你是局外的變數,即使你漠不關心的態度我也要提防你,雖然你經常刺破我的偽裝,櫻都國你似乎忍無可忍的責罵我,我才發現我對你的觀察沒有我想像中全面,我太在乎你的能力本身,忽略了長年培養的觀察力與直覺。

 

  你出色的戰鬥本能與直覺是帶領我們突破僵局的前線,在小狼不成熟之前與我暫時無法洩露太多實力,你已經無意識地擔任了一行人的中心支柱。

 

  陰錯陽差,到了夜魔之國失去摩可拿,無法溝通的情況下,我只能從你的行為摸透你的本質。半年的獨處,大小事都無法獨立自主真的讓我感到心慌的不踏實感,因為外貌差異過大,我根本沒辦法和其他士兵溝通,裝出來的樣子更是讓他們忌憚,不得已情況我開始了依賴你的日子,你可以拒絕我卻沒拒絕過,一開始或許有收斂,之後逐漸磨合開始能自在地相處。

 

  戰場上的黑大人很英勇好戰、練兵時的黑大人嚴厲卻也通情達理、嗜酒如命、不擅長說話卻很會觀察別人、意外地體貼,越想摸清楚你的底細,我也越來越無法脫離想要依賴你的念頭,直到有天我到市集去逛街時,看著一罈酒思索著你會不會喜歡時,發現這點的我感到十分焦慮,

 

  我開始期待你的回應,這不是我希望的進展;單獨一人時我一直試著去幫自己催眠,排斥不該有的想法,花了數十個夜晚卻毫無用處,或許從當時就是失敗的開端,不知不覺,你是我心中能夠依靠的人,我想對你更好點。

 

  敵對的阿修羅族,王的名字把我拉回現實,但隱藏在內心的期望也改變了心中的平衡,過去的歲月和看起來更溫暖的你,哪個才是我真的想要的?

 

  又一次,我害怕地隔絕自己,試圖找回原有的平衡,你可能覺得我很蠢,但我已經沒有別的方法阻止自我的分裂。

 

  Piffle國的事情,我心中的天秤隨著比賽激烈的程度失去了平衡,對於小狼和小櫻我多少有些愧疚的,因為我不能說出他們的命運,所以盡可能地溫柔對待他們,我沒有想像中那麼善良,很多時候我已經搞不清楚自己的想法是甚麼。

 

  看著你被間歇泉吞沒,不安的心提到最高點,幸好你很快地浮出水面,我明明很相信你不可能因為這種事情而出事,但無法克制大腦往最壞的方向,在黑大人面前,偽裝僅剩表象,彷彿赤裸地面對你的質疑,

 

  『你不可以出事』,這種違背一開始旅行的目的的想法一直繚繞於我心頭。

 

  你是很溫柔的人,即使你看起來很兇惡也不留情面,但我知道你是想讓我成為更好的人;沒有動搖是不可能的,你的強大總會讓我誤以為我這一次可以改變一切,但過去的一切又不是輕易能擺脫的,我向兩個我在一的人承諾過,我不能在這個時候輕言放棄,當時我唯一的價值是榨乾我所有能被利用的能力。

 

  「這個人可以被依靠,但我不能再拖累任何人了。」

 

  為了避免更多人的不幸和承諾,我要隱藏在謊言之下。

 

  可是隨著旅行中更多的交流,築起的城牆不堪一擊,擊穿脆弱點的你們,早就隨著孔隙流入我的心,黑大人的關心與勸說、公主的溫柔體貼、小狼的包容和摩可拿的擔心,那麼多謊言的我卻獲得許多我曾經最想要的支持,既溫暖又痛苦。

 

  雷克路特的守護獸使我們危機重重,我不可能再看你和小狼孤軍奮戰,所以我打破自我設限,使用我的魔力,這也宣告我不能再假裝自己的隱瞞了,你早就知道卻不曾深入下去,我親手擊碎我的防護罩。

 

  因為我是如此地想保護你們,強烈到我想去改變眼前的一切,但我真的做得到嗎?眼前的路深藏著各種陰謀與悲劇;在色雷斯時,我會因為幫助到別人的道謝而高興,我以為我能改變所以幫助別人,但最後我獲得了甚麼?

 

  為甚麼我又重蹈覆轍了?明知道飛王的陰謀和預言,難以改變。

  至少我還能做到什麼,對得起你們的事。

 

  東京時,我知道你會過來質疑我,我很害怕說出真相你會討厭我,看到你的憤怒或失望的眼神時,足以毀滅我所有建立的世界,但你卻沒有,你想給我信心。

 

  黑大人,我好想逃避這一切命運,但為甚麼過去都告訴我做不到,你卻可以讓我激起我已經消滅的希望之光?

 

  我又試了一次去拯救小狼,但顯然我搭上自己的命也沒辦法挽救安排好的道路,那這樣至少最後這條命可以讓你們之後的路好走一點。

 

  黑大人,我知道你看到這裡會想罵我,但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能有什麼給予的,如果這條命也算的話,就給吧。

 

  但你卻強硬地拉我回來,你一直沒逼迫我做什麼,卻把自己當作代價拉回了我,我該恨你的,黑大人。

 

  我做不到啊,因為從一開始我就無法把你當作簡單的存在,你是我心中認為的強大,總是勇往直前,披荊斬棘,帶著明明不相干的我們向前,甚至我開始認為,只要是你,總會辦的到。

 

  侑子小姐說我們不僅是萍水相逢的存在,我們被命運操控,之間許多經歷也是我們的選擇,我選擇和你們牽扯在一起,小櫻也為我擔心,對自己的無力感到愧疚、你試著勸說我,我還是第二次選擇逃開你們,因為我認為我的責任該由我了斷。

 

  所以我裝作一切都很好,即使你立刻會察覺,我利用你的不干涉。

 

  無限市時命運已經加速在前進,小櫻取得羽毛後知道更多真相,小狼努力地想去做他能做到的事而超越自己的極限,我從小唧那知道了阿修羅王的甦醒,逃離的日子到了尾聲,但我沒想到小櫻發現了我的詛咒,犧牲了保護自己的好運,躲過了詛咒。

 

  我的隱瞞沒有幫助到任何人,我所有的努力到底獲得過甚麼?自我譴責地無法去思考,過去的事件又湧上了心頭,紛亂地流竄在我的腦海中。

 

  此時你又一次扛起了分崩離析的我們,你阻止了我的胡亂作為,或許正因為你是這場陰謀的變數,冥冥之中也展現了許多我不曾想過的可能,你陪著我到色雷斯面對一切,即使我所做的一切已經攤在陽光下。

 

  接受吧,我第一次真的這樣想。

 

  色雷斯有我曾有的溫暖和折磨我的悲傷,透過王你知道了我的過去,你又一次讓我低估了你,在我被情感凌駕時,你卻分析出我從未想過的不合理,你為了喚起我不惜刀刃相向,連最後一刻我無法果斷下手時,你代為刺下最後一刀,犧牲了你所在乎的強勁和很重要的手臂,帶著我們離開關閉的次元。

 

  我對不起法伊,我自私地留下他希望有天能回到過去的樣子;我也對不起阿修羅王,我沒辦法完成他的心願,你們所有人都幫了我,我卻一直深陷在自責與過去中,你們每個人都希望我看著前方,只有我執拗地否決這一切。

 

  直到最後一刻,我才相信你們,真的很對不起。

 

  想通這點後,我才發現否定事實的自己有多傷害你,我輕賤生命想幫助他人,忽略了你對我的在乎。

 

  這個代價實在太大了,以往的你即使戰鬥後仍可以像岩石般矗立在競技場或戰場上,你卻為了我倒地昏迷不醒,如果沒有知世公主的代價使我們傳送到日本國,我不敢想像之後的下場,心中的中心柱轟然倒下,成為壓垮我最後的稻草。

 

  現在我也要鎮重地說,我承受不起失去你的代價,所以我不會再用生命開玩笑,你會為了拯救我付出所有,那我也是,為了我們兩人,我必須好好地活下去。

 

  為了你,我去相信有更好的未來存在。

 

  十年間,我和你度過了一切障礙、謊言和隱瞞,我也一直在思考你在我心中有多麼重要?

 

  我為了你打開我的心房、接納了大家、將過去留在過去、直視未來,享受自己的人生。

      我喜歡你默默地溫柔、默許的放縱與充滿安全感的肩膀,所有的你。

 

  感謝你從未放棄過去的我,一次次地想告訴我你的心情,

 

  沒有你不會有現在的我,你建立了我全新的人生,

 

  你向我發誓找到你我心的居所,我並沒有正面回應你,

 

  黑大人,你是我的一切。

 

  往後的日子,我們將一同走過。

備註一:黑大人笑起來很帥,你要多笑笑啊

備註二:如果黑大人願意多說說我愛你我會很開心的

                                                                                                                                     最愛你的

                                                                                                                                          法伊φ

---------------------------------------------------------------------------

法伊更好寫一點,但我明明更偏愛黑鋼一點?

黑鋼為法伊拼命的程度是真愛了

其實法伊不會把信給天照看,因為這是黑大人第一次寫給他的告白,他不想和別人分享獨屬於他的溫柔

沒靈感了,求感想求回復(๑•̀ω•́)ノ

你的留言是我的動力

评论 ( 15 )
热度 ( 29 )

© 秋本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