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爾發文,喜歡老漫畫與Marvel影視

【黑法】黑鋼之信

  • 原著向

  • 如果你想,可以當作回顧原著

  • 約年代記完結的十年後在日本國諏諉發生的事情

  • 以黑鋼視角的書信文

  • 多少有更動一下原著的內容,但應該有維持住

---------------------------------------------------------------------------

致法伊:

 

 

  我倆已相伴十年之久,經歷過許多事件與障礙,如今獲得的和平實為珍貴,你無怨無悔地陪伴我留在日本國,直到公主的提醒,我卻未曾表達過我的情感,因拙於表達,這封信便代表我對你的所有。

 

  最早離開日本時,我只是因為公主的命令來到了魔女的住所,促使我們相遇,我知道你藏著什麼秘密,但此時我也不想去干涉,完成旅程回到原本的世界,是我唯一的目的。

 

  我是個忍者,對於人的氣息有敏銳的直覺,一開始只覺得你是輕浮與身手靈活的傻子,逐漸我知道這不過是個近乎完美的偽裝,因此在櫻都國中戳破你追求死亡的心;現在想起,或許我並沒有想像中的不關心你們,只是當時我對於力量的執著讓我迷惑了自己的心。

 

  夜魔國讓我開始思考,你在我心中的地位是什麼?剛來到夜魔國時,因為語言障礙讓你第一次慌了手腳,迫於無奈之下,我們投到夜叉王底下,前往前線並試圖找到小狼他們。數個月來除了每一晚與阿修羅族的人交戰,朝夕相處之下,再不想瞭解你也不可能,你無法與其他人溝通,必須事事找我商量,因為無法溝通,你的輕浮偽裝有了許多破綻;初期無法適應戰場的你經常受傷,三五天就留在住處休養,獨自一人時你會露出空泛的神情望向遠方即使你想隱藏。

 

  你不只是守著秘密,還有更痛苦的自己,我是這麼想,你試圖冷漠地對待所有人,卻在必須依賴我的時候無意識地笑著,不是完美的禮貌,你的依賴讓我有認識你的機會,我不討厭你對我的請求,甚至是有點愉悅,所以那種寂寥的眼神下,想要追求著什麼的你,我想試著去探究,你已經不是我能放下的無名旅伴或戰友。

 

  夜叉王與阿修羅王隱藏到死亡的愛,與我父母相濡以沫的真摯感情,是甚麼樣的情感可以讓一個人付出所有,他們沒有君臣關係,只有情感的連結,為了愛而產生保護的力量,見識過除了自身武力外,發自內心的勇氣是不是有更多的可能性?你是那個能引領我的人嗎?

 

  想從你身上尋找著想要的力量,我渴望著去理解面具底下的你,看似疏離卻幫助別人,或裝做不在意又事後擔心人,哪個是真實的你?無意識地我希望你是溫柔的人,擅自去祈求一個無法解釋的願望,迷惑了我自己,追求最強的力量是真的我想要的嗎?越來越無法堅定地回答是,越在乎你我越無法回答這個答案。

 

  越認識你,我產生許多無法回答的問題,遇到你前從來都沒有過的事。

 

  在Piffle國,你更關心起小狼與小櫻的狀況,有時你還是會露出嚴肅的神情,逼著你離開原本世界的人使你痛苦,輕鬆的語氣下更像是一種預感而不是直覺,你不可能只是個萍水相逢、只會玩把戲的傢伙,你的參與是有目的,而且背後是更大的陰謀;這種不好的猜想使我的心情很糟,因為這多半是正確的猜想,看著比賽後的頒獎,除了擔心我的傷勢外,你沒有發現你開始接納我們,而你的快樂卻因為我的話愣住,複雜的感覺蔓延在你我之間。

 

    知世公主所說的真正強勁是甚麼?靈魂的痛苦是否能治癒?在這段旅行的終點,答案到底在哪裡?別以為我只是空有武力的傻子,我只是覺得與其說出來,還不如找到答案,因為它至關重要。

 

    在日本國,夜晚最容易露出人的真實面目,在其他世界我想是一樣的,我們總是在同一個房間,過了這麼多國家和世界,在晚上時,你看起來像是隨時會消失一樣,縱使燦爛的金髮也無法阻擋黑暗把你吞沒在夜色之中,沒有了小櫻、小狼或摩可拿,你就是一個無趣的人,看起來很嚴肅也只有習慣性的笑臉,結合之前的猜測,使我無法不在意你的情況。

 

  你放不下我們,但你知道你不能與我們牽扯太深,你卻做了,第一次使用魔力救了我們;我也有著複雜的過去,所有人都有,只是最後做出選擇的是自己,我不該去干涉一個人的選擇,但你不一樣,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你自我犧牲,從不想干涉到無法坐視不管,我們每個人都改變了,所以我才說出多給自己一點信心的話。

 

  因為你的沉默而不安的我,你的任何變化都足以說服我去阻止你,如果這樣還能自我欺騙,我才是真正冷血的人。

 

  東京的轉捩點改變了一切,另一個小狼重傷了你的生命,第一次我體認到再強悍的力量又如何?無法阻止你的死亡沒有任何意義,我開始想著守護你卻無能為力,我相信白饅頭,所以我祈求魔女拯救你,我不顧你的想法用吸血鬼的血救回你,絲毫不去想你之後會不會恨我,你不能死是我唯一能想的,也是最在乎的。

 

  

  或許很粗魯,卻是我第一次真正接觸你的心,如果你能像夜魔之國一樣依賴我,你的命不是只有你在乎,有我和所有認識你本性的人,再你了解這點前,你要給我好好活下去,當時是,現在也是,未來也是,如果你被自己的過去蒙蔽了雙眼,更要聽我的話,即使自己作為餌的代價,能讓你有反省的機會,值得這一切。

 

  你恢復魔力之後,失去的吸血鬼之血前,有陣子你要靠我才能存活下去,你依賴我卻不是因為你的心,更像是我半強迫著你,雖然我看到你的痛苦你也不再試圖隱瞞,我找不到方法去幫助你們,回想當時可能是我們五人最痛苦的日子,只剩脆弱的連結。

 

  眼見想守護的人想維持原本的樣子,自己深知情勢不可逆,那種慢性折磨比實質的傷口痛多了,你的痛苦彷彿撕裂著我,我才認識到我有多麼在乎你。

  

    我知道除了我以外,每個人都是在兩個陣營中的棋子,願望的程度可以強烈到驅使所有人的命運,已經超乎我這種局外人的想像,但事以如此,加上你越來越沉默和絕望,你不是個冷血的人,所以你對待別人很溫柔體貼,我們越緊密相連,卻害的你越來越痛苦矛盾,你的溫柔摧毀自己。

 

  一肩扛起責任的你不想去拖累任何人,自以為自己是飛王的棋子此時想力往狂瀾的你,不願意相信自己的價值,卻依舊裝作沒事對待著我們,所有人都隱瞞了事情。

 

  法伊,雖然已經過了十年時間,我仍想說,我不願意再經歷同樣的事情,你不必隱瞞,只要你願意告訴我,我會陪你度過一切,那些隱忍最終只造成我們的痛苦。

 

  當時我感受到自己的失敗與無力,以往我認為我想要的強勁無法守護心愛的人,足以唾棄迷失在力量中的我了。

 

  從無限市到色雷斯,你在崩潰中徘徊,「法伊」、小櫻、阿修羅王、詛咒與所有的謊言,責任被你自己扛在肩上時,碩大的打擊扼住你的喉嚨,我意識到已經沒有什麼手段能阻止你去犧牲,你很善良所以你的自責比任何人強。

 

  放任著你們胡來是我最錯的選擇,這種自以為是的體貼,我該為我的不作為負責,所以我選擇與你去色雷斯面對你的心魔;在你因為過去禁錮時,我要喚醒你,你無法思考時,我幫你思考,你無法下手,我可以犧牲我的強勁了斷這一切,

  離開色雷斯時,我許下「希望一起走」

 

  你不是可以隨意死去的人,如果你的過去會摧毀你,那我要你去相信自己,一次不夠,試第二次、第三次,直到你相信我需要你,

 

  不知不覺你是我最想守護的人,你的真實笑容、脆弱的心或善良的本性,全部的你。

 

  日本國休養的時候我回想了旅行中所發生的一切,我了解我真正的力量不是因為我的能力,而是心中所想守護的力量,這才是我的強勁。

 

  過去我追求的力量毫無目的,如今我有了想做的事,這一切都是因為你,所以我需要你,我想看到你因為我而開朗,成為真正的自我,為了自己而努力。

 

  十年來你雖然還是很喜歡玩弄我,但我知道你已經很少露出憂傷的眼神,你,你和小狼、小櫻或摩可拿可以隨意胡鬧,把你的脆弱留給我,你願意告訴我你的過去和對我的擔心,我也和你分享我的過去。

  

  法伊,我向你發過誓,你是我一生需守護的人,我將付出所有,尋找你我心的居所

 

  你是我心的歸處,法伊。

 

  往後的日子,我們將一同走過。

                                                                                                                                   摯愛你的

                                                                                                                                          黑鋼

---------------------------------------------------------------------------

真的覺得他們能在一起太不容易了(痛哭

第一次寫完有想哭的感覺

哪天我寫法伊可能更想哭(不,別給自己挖坑

如果湊滿20留言感想我就寫!!

评论 ( 23 )
热度 ( 33 )

© 秋本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