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爾發文,喜歡老漫畫與Marvel影視

你好,再見,下次再來(8)(9)完結

  • 前篇

  • 我終於生出了最後一篇啦~~~~~

  • 意外地爆字數 兩章加起來將近7K字

  • 視角轉換蠻多次的所以請注意

  • 一小段R15(應該吧)

----------------------------------------------------------------------------

(8)

真法伊視角

 

好不容易批改完學生的作業與明天的教材,已經到了半夜時分,嚴重的倦怠襲捲而來,自詡耐力驚人的他也忍不住打哈欠、往後舒展僵硬的身體。

 

或許跟興奮不已的情緒也有點關係,他平時算是冷靜的人,經歷過那些過往,他猜除了雷克路特哪天次元毀滅才會讓他驚訝吧。

 

單手一揮,桌上散亂的紙張與鋼筆自動歸位,排列整齊,站起身子走出房門,

他的房子並不大,自從他工作之後買下來的第一間屬於自己的屋子,但以一個人來說也綽綽有餘,書房的隔壁便是他的臥房,除了一張放滿許多枕頭的大床,其他放不下的閒書也放在臥房的兩個小書櫃中,夜色中的月光穿透窗戶,灑落在床邊的床頭櫃。

 

現在他沒什麼精力去洗澡,隨手用清潔咒清理身體後便從衣櫃裡抽出睡衣換上,在這裡,龐大的魔力與資質,除了會被人景仰外,其實也沒甚麼用途了,頂多是偶爾有些額外的委託帶來的收入,英雄只會在亂世中展露頭角,不用擔起巨大的責任,在這裡他只是個平凡的市民。

 

倒在鬆軟的床墊上,翻來覆去,卻沒甚麼睡意,拿起床頭擺放的照片,這是他第一次學會具象咒的成果,即使離開學校多年,他還是珍藏著這張畫,每當他有心事時,只要拿起這張畫,紛亂的心會不自覺冷靜下來,提醒他堅持下去,

 

具象咒可以把心中所想的畫面呈現在特殊紙張上,越細節的部分需要更多專注力,大多數人在學生時期只能構想出簡易的幾何模型或熟悉的物件,而他第一次能完整成像時,紙上出現的是幼時自己與尤伊坐在灑滿陽光的石階上的畫面,那時法雷利亞還算是個繁榮的王國,他們仍是備受期待的王儲。

 

畢竟還是學生,上一世也只度過了短暫的英才教育,真正能行雲流水般操控力量只比身旁的同儕們早一點而已;畫面中的自己不是很清楚,尤伊坐在旁邊一臉睏倦地縮起身子卻硬撐著雙眼不想閉上,蓬鬆的金髮、穿著材質細緻、領口滾上白色絨毛的外套,整個人暖烘烘的樣子,任何一個人都會想好好疼惜的孩子。

 

當時他並沒有完整的記憶,好的壞的記憶毫無章法地出現在每個夢境中,只是他就是對這個畫面深深烙印在心中,也成像在紙上。

 

隨著時間,記憶開始歸位時,他卻再也沒辦法具像出幼時美好的畫面,每當試著想像時,他總會被最後的記憶與尤伊崩潰或麻木的畫面壓過,紙上變成像抽象畫般混雜,他不再嘗試去描繪這些記憶。

 

這些記憶,轉換成綿長的思念與渴望,濃縮在唯一的畫作上,支持著沒有答案的信念。

想著想著,靈光一現,把錶起框的圖像取出,翻到空白的背後,閉上雙眼,聚精會神思考著這幾天的驚奇故事。

 

與尤伊的意外重逢、閃躲,那個開門見山的談話,尤伊侷促地等待,餐廳的相談甚歡,短短的兩天以強而有力和措手不及的方式將所有願望實現,所有的預想都比不上命運惡劣的玩笑,如同書中最後勇者逆轉惡龍的故事真實地發生了。

 

下午好好地坐下來,談天說地,大部分時間他有種在夢中飄飄然的感覺,不敢置信自己與尤伊正在談話,他很認真地聽著尤伊分享著他未曾參與的故事,另一方面也在與自己感性面說服無法相信的矛盾感,這也讓他忽略尤伊眼底的失落與不安,直到走出餐廳時,他才意識到自己天大的失誤。

 

喪失許多事情的尤伊,比任何人都害怕著離開的那一刻。

 

他卻沒有挽留我,壓抑著失落的心情像我道別。

 

冷靜下來的他,面對尤伊的隱忍,淡淡地自責起自己過度亢奮的心情而大而化之了起來。

 

因此他向尤伊約定著明天的相聚,他要彌補一些過錯,或著想些辦法讓尤伊能好過一些。

 

有甚麼方法能讓尤伊與我可以重新建立起羈絆呢—

 

不斷回想著下午的記憶,不知不覺陷入了深眠中,拿著畫的手也悄悄地鬆開,畫落在床頭櫃上。

 

月光下,原本空白的畫印上了新的畫面,尤伊單手隨意撐著一側臉頰,他正微笑地看著前方說著什麼。

 

 ----------------------------------------------------------------------------

 

法伊視角

 

因為昨天的約定,法伊推掉原本排好的下午委託,而黑鋼今天也沒有想陪他的意思,交換完親吻後,挾持還睡意濛濛的摩可拿便離開了。

 

他知道這是黑大人的作風,他不會去深入介入別人的關係,但因為放不下在意的人他才破例推了他們一把,永遠是那個不愛說,卻總是以行動默默幫助自己的忍者大人。

 

早餐時,小狼說昨天已經與四月一日君取得聯繫了,把要交付的東西傳送過去,這也代表他們離離開的日子所剩不多,或許是明天、一周後,總而言之並不會太長。

 

原本雀躍的心,此時蒙上的些陰影。

 

這一天總會到來,但他不曾準備好過,他的離開與相遇都是措手不及,唯有與侑子小姐的相遇是飛王精心的安排。

對於剛與法伊重逢的自己,第一次有了想佇足更久的理由,但他不能自私地留下同伴們,他答應了小狼,也捨不得與黑鋼分離,他開始猶豫自己的想法,但他不能忽略法伊的歡喜與熱情,兩邊都是他所眷戀的重要之人,他該怎麼選擇?

 

大部分時間他痛更自己的軟弱,沒辦法肯定地給出答案,他害怕錯過這次時,與法伊或黑鋼斷了聯繫,那他們的交集便逐漸沉淪在洪流之中。

 

他沒有自信能夠維持所僅有的一切。

 

當他想握住手中的星沙時,卻總是從指縫中流逝而下,最終越來越少,這令他恐懼著變化,卻又無力於把握一切。

 

他想著這些不安,慢慢步行到菲利泰爾餐廳,服務員看見他的來訪,自動自發引導到昨天的包廂中,也貼心地遞上些最近新出版的雜誌。

 

點完餐後,看著妖精小姐輕盈地飛離,為了壓抑內心種種想法,他翻閱起雜誌想暫時拋開不好的事情,可惜雖然讀了文字卻沒有淨空腦袋的效果。

 

過沒多久,法伊依舊帶著公事包和學生的作業來到包廂,

 

抹了把臉,確定自己能夠自在地笑出來後,才迎上法伊,有了昨天的交流,他們之間倒是沒多尷尬。

 

依舊微笑著想談著法伊的工作和一些旅行上有趣的事情,但法伊卻先一步打斷他的預想,從公事包拿出來一個小小的盒子,遞給了他。

 

小盒子中空無一物,只有一個魔法陣的刻印,一臉疑惑地看著法伊,他對於這裡的魔法並不清楚,端詳著不知道功能的禮物。

 

「這盒子是—」好奇地問著。

 

「雷克路特經常有外世界的人來訪,衍生了一些通訊工具,這是我根據次元傳送魔法修改後的小道具。」

 

「所以這是—」理解到意義後,他有點不敢置信地猜測,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昨天我因為太興奮,沒有注意到你的不安,所以今天我趁空檔弄出了一個簡易的道具,這可以雙向傳送影像和對話。」

 

「即使你離開這裡,我們仍可以聯絡彼此。」法伊拿出另一個造型相似的小盒子打開,注入魔力後,投射出一個影像,正是正對面的尤伊,

 

「來試試看吧,雖然並不能真的穿梭時空,畢竟還是次元傳送的原理,消耗的魔力不會太少,也測試一下可不可以用。」

 

嘗試把自己的魔力導入盒中,啟動魔法陣時也產生了投像,不知是驚訝還是感動,尤伊紅了眼眶,對於法伊貼心的工具,他無法言喻心中的感動,只是默默地收下這個別出心裁的小道具。

 

他以為可以瞞過去的,終究還是不行嗎?

 

「果然要瞞過一個人不是很容易的事呢。」

 

「如果你能坦率地講出來,我可會很高興喔,尤伊。」

 

「恩—不是件容易的事啊—」

 

「凡事都有起頭嘛,像是現在啊。」

「待你們下次再來時,靠著這盒子,不用害怕離去時的不安,我們還是可以聯絡不是嗎?」

 

「但,我走了之後,你又是一個人了…」尤伊還是不安地問著,

 

知道尤伊顧慮著甚麼,他安撫地說,

「不是喔,我們不是因為一直在一起才想念著對方,是因為我知道我們心中有彼此,只要還存在心中,等待不過是這段時間甜蜜的痛苦。」

 

只要想著對方,就好了嗎?

 

看著尤伊猶豫不決的樣子,似乎並沒有傳遞出他真的想表達的情感,他思索了一下,還是決定直接地表達自己的想法。

 

「說不想要你陪我是假的,但陪著我的你又會擔心著你的朋友們吧?」他想反駁著,但卻無法

 

「我也能選擇拋棄這裡的一切,與你們同行,但這也會令我和這裡的朋友掛念著,」

 

「我們和其他人聯繫著,不是因為我們形影不離,是因為心中所留下的位置,」

 

「你永遠在我心中是最重要的地位,不僅僅你是我弟弟,一起長大的朋友或度過艱難的時刻,是因為你為我做了一切,支撐我活到現在,讓我可以再見到你。」

 

「你不必為了證明什麼,在兩者中做出選擇,尤伊。」

 

尤伊聽完後,並沒有做出回覆,愣愣地看著他,強忍著情緒;紅紅的眼眶不聽使喚地流下眼淚,慌張地想掩飾地用手擦去,去無法控制,最終低頭埋在手中,壓抑地流著淚,

 

隱約聽到的哭聲反而讓法伊不知所措,他不知道剛剛說的話是哪裡說錯了,難道有什麼不該講的刺傷了尤伊?

 

慌亂地詢問著尤伊,他只是搖搖頭沒有回應,當法伊苦惱著自己做錯甚麼時,尤伊好不容易停下哭泣,

 

「我只是覺得…自己實在太幸福了—」

 

小狼、小櫻和摩可拿的包容,黑鋼的愛意,法伊的理解與接納,一切他覺得不存在的情感卻都給予了他,他意識到了這點,

 

他被大家愛著的事實。

 

「唉?甚麼意思?」誤會之後,卻有點搞不清楚狀況的法伊問向尤伊。

 

「法伊,我真的真的覺得我們的相遇實在太好了。」他坦誠地說出自己的想法,

 

「是這樣嗎?真的沒事嗎?」

 

「真的,太好了呢。」

 

當心有了交集,就不再分離。


---------------------------------------------------------------------------- 

 

黑鋼視角

 

看著兩個相似的人出現在家中,黑鋼不怎麼意外,他只是淡定地走進房間把東西放下,順帶換了便衣才出來。

真法伊看起來和小鬼也處的不錯,不過之前第一次見面時,小鬼確實就挺親近這個法伊了。

 

而白的和法伊就不用說了。

 

不知道法伊有沒有講他們即將要離開的事情,啊阿—這件事真是麻煩。

 

想到法伊猶豫不決的樣子,已經先讓黑鋼頭痛不已。

 

那個法伊注意到自己的出現,自動上來打了聲招呼,比起法伊亂七八糟的招呼方式,很正常方式打招呼的「法伊臉孔」有著某種新鮮感。

 

「啊,黑大人和摩可拿回來啦,快點坐下來吧~今天我帶了外帶回來喔,也買了黑P喜歡的『壽司』回來。」

 

看著法伊歡快的反應,雖然有點在意有點腫的眼睛,卻也看不出有甚麼不對勁。

 

走到法伊旁邊的位置坐下後,默默地吃起特別準備好的壽司吃了起來(他已經不想去思考這個國家為何有壽司這種食物了)

 

法伊和其他人一起愉快地邊聊天邊享受美味的食物,黑鋼偶爾調侃法伊那些奇怪的想法外,就是旁觀著習以為常的鬧劇,幸好摩可拿被真法伊吸引,少了故意鬧黑鋼生氣的部分。

 

從談話中,他大概知道真法伊弄出了一個東西,可以像摩可拿一樣和其他世界的人溝通,雖然他常說法伊是玩戲法的,但還是認可法伊這方面的才能的,看來他哥哥也是個相當厲害的傢伙。

 

不過到底是怎麼安撫法伊這麼難搞的人?

 

算了,不論怎樣,應該都算解決了吧。

想通了這點,黑鋼就放下心中的憂慮,開始喝起買回來的好酒,趁離開前把捨不得喝的藏酒喝完。

 

他們鬧騰到將近半夜,直到真法伊不得不離開才停止,不過顯然法伊捨不得真法伊離開,強力挽留他留下來,一來一往靠著摩可拿說剩下沒幾天可以留下來的理由終於讓他答應了。

 

他和真法伊沒甚麼交流,只是趁法伊洗澡時,問了些問題。

 

「其實我一直很想問,黑鋼先生。」

 

「啊?」你和我之間是有甚麼問題

 

對方用有點嚴肅的臉看向他

 

「你和尤伊到底是什麼關係?」

 

原來是這種問題嗎,我還以為已經夠明顯了,

 

「當然是情侶關係,我還以為你早該看出來了。」

 

從對方的反應看,應該是聽到這個有點意外也不算意外的答案

 

他不是很在意他們之間關係被別人知道,反正這個哥哥遲早也是得知道的。

 

「是這樣嗎,」

 

「不過,謝謝你,為我們兩個所做的一切。」他一直沒有正式為這個背後努力的人道謝過,沒有他他們或許只能永遠停在過去之中。

 

「哼,只要那傢伙不要哭著想你就好了。」他示意想結束這個話題

 

「嗯—到時也只好請你多擔待啦。」不知道是真的這樣想還是只是惡意地想調侃自己,笑笑地朝他回答著。


這倒是讓他有點意外這個法伊也有點像法伊的一面。

 

「請問你知道你們哪時會離開嗎?我想到時我會送你們一程。」

 

「根據白饅頭的話,大概是三天後吧。」

 

「這樣啊,謝謝你的告知。」

 

接著他就開始整理起準備要帶走的行李,不再理會真法伊。

 

洗完澡的法伊身上還帶有熱氣,濕濕的頭髮服貼著,看著這個情況,真法伊默念了咒語,頭髮自動地像吹過熱風後乾燥。

 

「挖,這魔法還真方便,法伊教教我吧~黑大人總是沒耐心幫我吹乾呢。」

 

「你以前沒學過嗎?這還算蠻基礎的魔法。」

 

「可能是我那裡沒有吧,吶吶,教教我吧~」

 

或許是話說開之後,法伊對著他哥也沒那麼拘謹,甚至開始有點小撒嬌的樣子。

 

「好吧,這咒語是這樣—」

 

看著兄友弟恭的樣子,黑鋼倒是沒什麼意見,他也不是氣度狹小的男人,但接著發生的事情卻不小心激發難得的忌妒心了。

「法伊,要不要一起睡,我們可以舖地墊躺在客廳,不然黑大人委屈點睡一晚客廳也行。」

 

聽到法伊的奇異提案,黑鋼覺得自己似乎有太放送的嫌疑了。

 

「喂…你知道你自己在說什麼吧?」

 

「嗯?」

 

看來是毫無自覺,是吧?

 

看著黑鋼鐵青的臉,這時才意識到自己似乎說了不該講的什麼,可惜為時已晚。

 

「挖啊,黑噗你在幹嘛,放我下來!不過是和法伊睡覺嗎?!等等你想做什麼!」

 

扛起法伊,黑鋼大步走進房間,甩上門後聽到鎖門的聲音。

 

完全不顧來不及搭不上話的真法伊。


---------------------------------------------------------------------------- 

 

把法伊丟到床上後,對方試圖掙扎起床,可惜因為體型懸殊被整個壓在黑鋼的身下。

 

「哼,現在才發現來不及了,看來太久沒讓你感受到自己的身分了是吧。」

 

語畢,黑鋼吻上法伊的嘴唇,趁對方想反駁時,伸入舌頭勾起對方的舌與之交纏,強勢地擷取對方的津液,趁著法伊沉浸在深吻時,黑鋼的大手伸入衣襬向上,撫摸法伊光滑的背,曖昧地撫摸著使身下的人忍不住顫抖,

 

不知持續多久,法伊開始氣息不穩時,黑鋼終於放開紅腫的雙唇,沿著脖頸舔舐著,留下一個個吻痕;好不容易能吸到新鮮空氣的法伊,故不及身上那個正在點火的無賴,想到哥哥還在門外時,被發現的可能就讓法伊無法忽略,拼命地掙扎,

 

「嗯、嗯、啊……等等、等一下啦,法伊還在外面,這時候發甚麼情啦,黑噗!」

 

試圖想喚起黑大人的良心,可惜對於已經慾火上身的人來說,身下臉紅在抱怨的人卻更像是情趣的抗議,更進一步燒斷黑鋼最後的理智。

 

「這種情況還可以分心,看來還沒有意識感呢—」

 

在重新壓倒法伊之前,黑鋼還是好心地提醒了一句,

 

「而且你哥哥早就知道我們的關係了,與其擔心這個還不是擔心明天你下不下的床吧—」

 

「甚麼—嗯、不要摸那裡,你哪時講的—嗯、嗯啊……」

 

真法伊視角

 

外頭「不小心」聽到曖昧的聲音的法伊,臉微紅地遠離了房門,而小狼剛好拿著一床寢具走進隔離室,也是一副了然於心地紅著一張臉似乎想避難去,而他也只是能無奈地在客廳把沙發用魔法拉長後,鋪好後,盥洗完便克難地睡著了,順便在之前自己的身上丟了個隔音咒。

 

隔天黑鋼心滿意足地走出房門時,仍向往常地穿好裝備坐下來吃早餐。

 

「呃—早安。」

 

「早安。」

 

才剛接受自己弟弟有了情人這件事的第一個晚上就聽到那些不該撞見的事情,雖然他不是那種保守之人,卻也多少有點害燥,(一種突然發現孩子長大了的複雜心態)

 

草草地向小狼道謝早餐的事情後,準備帶著自己的東西離開了。

 

「喂。」

 

「嗯?請問有甚麼事嗎?」

 

「後天你下班時到你學院旁的傳送站,我們會在那裡移動。」

 

意識到對方在邀請時,法伊才緩過來,

 

「好的,我會準時到的。」

 

 

---------------------------------------------------------------------------- 

 

(9)

第三視角

 

離別之刻仍在不知不覺中來臨

 

黑鋼一行人來到人聲鼎沸的傳送站,而法伊已經在入口處等待他們。

 

昨天才好不容易恢復到能下床的尤伊,這幾天一直抱怨著黑鋼的惡行,但顯然地黑鋼很好地屏蔽這些不痛不癢的抱怨。

 

不過多虧了法伊的禮物,才能在躺在床上時還能和法伊聯絡,不然黑鋼恐怕會面臨一個月無法躺回床上的命運了。

 

看著已經無恙的尤伊,又瞄了一眼黑鋼,想了想也沒表示什麼。

 

在等待傳送場地使用的時間,尤伊十分的平靜,沒有想像中的憂鬱或焦慮,很一般地和所有人聊天,嘻笑打鬧。

 

這裡是雷克路特最大的傳送站,許多來往的旅人會選擇在這裡展開魔法陣,在魔力濃厚的地方可以提高傳送的成功率和降低耗損,雖然摩可拿可以獨自傳送,但這裡倒是可以確保四人能夠傳送到差不多的位置,不會失散。

 

在臨走之時,尤伊像是想起什麼忘記給,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個小雪結晶造型墜飾,拿給了法伊,

 

法伊感受到墜飾上有尤伊的魔力特質,但看不出有什麼功用。

 

「你之前給了我禮物,我這兩天也想到自己該給你甚麼回禮,所以我做了這個給你,可能沒有你的厲害,不過每當我們回到這裡時,它就會感應到散發出我的魔力。」

 

「這樣你可以在第一時間知道我回來啦。」

 

「之前你擔心我所以特地給我通訊盒安慰我,我卻沒為你做了甚麼,讓我有點—」

 

不等尤伊說完,法伊緊緊地抱著眼前的人,語氣上揚,看起來很高興地說著,

 

「你總是如此貼心呢,尤伊。」

 

聽到這麼直白的感謝,倒是讓尤伊有點不好意思,卻也從表情上看到法伊向上的眼角。

 

「我們之後應該去其他國家時都會再來到這裡待幾天,畢竟每次傳送不準確總是讓我們浪費不少時間,通過這裡應該可以很順利地到達目的地。」

 

「法伊——你好了嗎——我們要走了喔——」不遠處的摩可拿已經張好魔法陣,等著尤伊。

 

「那麼,我期待你下次再來,」

 

「我會在這裡期待你的到來,尤伊。」

 

「嗯。」

 

「下次見,法伊。」語畢,和摩可拿一起啟動傳送法陣,繁複的文字被附寫上魔力。

 

被逐漸強烈的光芒所包圍,當光芒消逝後,眼前已經空無一物。

 

「走了嗎——」

 

 

「果然我還是有點太逞強了嗎,人才剛走就有點想念了呢,哈哈。」自嘲著自己,語氣卻聽不出悲傷的感覺,反而有點無奈。

 

頭也不回地離開傳送站,慢慢地走過兩個廣場,公事包上的墜飾和從敞開的開口中,看到湛藍色的裝飾盒在夕陽下一同染上金黃的色澤,與主人一起回到溫暖的家,結束一天的工作,準備明天的開始。


END.

----------------------------------------------------------------------------


終於看到完結的END,而且出乎意料地在這個月完結了Σヽ(゚Д ゚; )ノ


真法伊知道法伊此時不會停留在這裡,他們旅行仍沒有結束,但他知道法伊放不下黑鋼他們,因此很混亂。


真法伊的話真實地讓法伊感受到自己是被愛的感覺(因為黑鋼不太會表達),他才意識到自己的存在是很重要、被重視的


或許未來旅行結束時,法伊和黑鋼或在日本國或雷克路特來回居住旅行,也可能哪天真法伊也可以到別的世界拜訪法伊,未來的一切是充滿著可能性。


而真法伊為了等待法伊其實也遏止了他自己的未來,但因為他不是那麼單方面的等待了,他也可能開始考慮自己更多的發展了。(純粹是作者覺得才能浪費很可惜XD)


黑鋼其實是借題發揮(?) 讓大舅子第一天就精神受到刺激真是對不起他啊(遠望




评论 ( 3 )
热度 ( 24 )

© 秋本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