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爾發文,喜歡老漫畫與Marvel影視

【黑法】你好,再見,下次再來(6)

#前章

×相遇啦~~~

×明明很溫馨,自己卻心頭酸酸的Q.Q

×前面只有法伊的部分,法伊=尤伊,兩人時使用各自的本名

----------------------------------------------------------------------------

法伊被溫暖的陽光喚醒,黑鋼已經起床了,看了下時間,這個時候他通常已經坐在餐桌前吃飯。

 

法伊向來是晚起的人,尤其是經歷昨夜的告解後,放下心中的障礙時讓沉沉地睡著,清醒時沒有一點負擔。

 

換上白色的襯衫與鵝黃色馬甲與淺棕色褲子,他一直喜歡明亮溫暖的顏色,但顯然在挑伴侶上是一場意外,

 

黑鋼冷酷、不討人歡心、拙於表達,老是喜歡板著臉和脾氣暴躁,法伊卻在不知不覺依賴起黑鋼這座大山,只要有他在,彷彿沒有過不去的事情,他專注且細膩,保護著大家度過一次次的困難,這個掌握自己命運的男人,就是不知不覺架起了他的世界,最終他認了,他依戀著黑鋼。

 

接受一件事,或許沒有那麼難,他開始試著想,我該正視這一次,為了自己在努力一次。

 

小狼已經出門,今天是進貨的日子,必須早早出門,

 

黑鋼坐在主位,喝著咖啡與酒的調飲,瞄了眼法伊一如往常亂翹的頭髮,點了頭便表示早安。

 

法伊坐在旁邊的位子,吃起自己的那份早餐,他的早餐總是有一杯甜甜的熱飲,有助於他早上的精神,

 

「黑大人,你昨天到底是和法伊談了甚麼呢?」

 

「沒什麼。」

 

「唉~黑大人講一下嘛,難道你說了甚麼對我不利的話還是丟臉的事?」

 

「你以為我是你嗎?」

 

「咻咻—黑大人真過分—」

 

黑鋼沒有想回復他的意思,只是把盤中的醃漬物丟回法伊的盤子中。

 

「如果你想找那個…真的法伊,據其他老師所言,他最近常會在上次那間餐廳吃飯。」

 

「唉?黑P不一起去嘛?」

 

喝完最後一口飲料,拿起椅背上的外衣和銀龍,一副要出門出任務的樣子。

 

「還有你,白饅頭,別想給我跟過去。」

大手一抓,把一直還在享受飯後滿足感坐在沙發上的摩可拿帶走,

 

顯然的,黑鋼不理會摩可拿的抗議,自顧自地離開了,不忘揉了揉法伊十分凌亂的金髮。

 

「這是你們之間的事,別把我扯進去。」

 

「我們走了,大概傍晚會回來。」

 

「黑鋼好過分,黑剛好粗魯,嗚嗚嗚,人家想和法伊在一起啦—」

 

「吵死了!白饅頭!」

 

「哼!黑鋼最討厭了!」摩可拿不滿地咬著黑鋼的手以示抗議,對於黑鋼不過是足以忽略的疼痛而已。

 

「*-/#%#@&%--」

果然這兩個沒有辦法和平相處呢。

----------------------------------------------------------------------------

 

喝完甜甜的飲料,法伊拿起衣帽架上的淺棕色長風衣與圓頂黑帽,踩著輕盈的步伐出門了。

明明不過是隔一天而已,一切的一切都不一樣了。

 

法伊喜歡入境隨俗,接受一切當地的文化,在雷克路特也不例外,他甚至買了一把二手的魔杖使用,因為長相也類似於雷克路特的居民,走在路上就像是一般準備工作民眾。

 

法伊早上還是有一般的工作,在黑鋼的淫威之下,他還是得為家中生計努力一下的。

 

「嗳~養家活口還真不是件輕鬆的事。」踩著小碎步,歪歪扭扭地走在大街上,甚至哼著不知名的小調,看不出對於工作有什麼不滿。

 

接受了『法伊』的事情,沒有想像中難受,他釋放了自己的期待,他感受到空氣中的震動,風的流向,原來他一直想去屏蔽外界時,錯過了許多值得去欣賞的事物。

 

法伊今天的工作是銀行的委託,加固魔法的結界和外牆的維護,在雷克路特的世界魔法唾手可得,因此強而有力的結界反而比物理性的外牆來的更加重視,在某些行號,他們更喜歡外世界魔法師去加固結界;能夠融合兩種以上體系魔法的人通常是一流的高手,對於法伊來說不是什麼難事,這個半月下來,甚至做起了口碑,也讓他有了穩定的收入。

 

工作比想像中快結束,離學院下課還有一段時間,法伊到了飛利泰爾餐廳,雖然主要目的是等待『法伊』,另外是這裡也是友善魔法師的地方。

 

或許是類似的面孔,讓法伊很快地找到中庭的位置,點了餐點與飲料後便欣賞起這裡的環境。

妖精的魔法來自於自然界,屬性溫和,相對於外界到處充斥的魔力流動線,這間餐廳可以讓敏感的魔法師有喘息的空間,像是被午後陽光輕撫一般的柔軟,也更容易辨別特定人士的魔力源,類似於忍者對氣息的辨識,每個人都有獨特的性質,不需要見到人也能知道身分。

 

在興奮不安的期待下,時間一點一點流逝,到了見面的時間。

---------------------------------------------------------------------------- 

不安地感受每個來往的客人,即使做了很多心理建設,也有了黑鋼的背書,但終於要面對時,他還是忍不住開始緊張起來,

 

來了。

 

類似於他的性質,難以忽視的充沛力量,更加柔軟與懷念的感覺,沒有錯,那是法伊。

 

他感覺的到對方正直面朝他而來,沒有一絲猶豫。

 

上次他們見面,他不敢去看他一眼,這次他看進對方的眼中,看見自己清晰的倒影。

 

法伊情不自禁地站了起來,卻沒注意到腳下被桌腳絆倒,重心不穩地往前準備倒下,對方正好接住了他。

「小心,尤伊!」

 

瞳孔微縮,當他再一次聽到這個熟悉的呼喚時,啊,這心中想衝破的心情是什麼?

 

用盡所有力氣,抱住眼前難以置信的奇蹟,為甚麼他要放棄,我不曾忘記他,不曾放下他,

 

我以為堅守現有的足已,所有欺騙在真實前面毫無招架之力,

 

他就在眼前,我還能堅持到哪裡呢?

 

很丟臉地,我此時無法控制自己的喜悅。

 ----------------------------------------------------------------------------

尤伊緊緊地抱住眼前的人,不顧外人的側目,深怕放手了甚麼都沒了,法伊感覺到衣領處有濕潤的水氣,

 

尤伊是…哭了嗎?

 

意識到這點,他騰出了一隻手,暫時用隱匿咒覆蓋了兩人。

 

輕輕地用手順著背撫摸,安撫著尤伊,直到哭聲漸小。

 

等他終於發現完情緒後,尤伊不好意思地揉著眼睛,放開了法伊,又開始不知所措了起來。

 

看著侷促不安的尤伊,卻意外符合自己的想像,因為從以前尤伊面對不安時總是如此,

 

還是像個孩子,呆呆地等著他人伸出援手。

---------------------------------------------------------------------------- 

從昨日那個男人突然的拜訪,事情越發失去控制,卻使他再見到尤伊時,莫名的平靜下來,

他猜測過尤伊的一切,他會變成什麼樣的人,想歸想,他渴望能親口得知,第一次的偶遇卻看到尤伊的閃躲,不失落是騙人的,他只能安慰著自己,事情來的太突然。

 

他離開尤伊太久了,魔法師的外貌不足以當作時長的基點,僅有的是過去的認識,尤伊想逃避我,我連原因都無法猜想,深感無力。

這時那個男人出現了,我不認識他,之前也只有過不算交流的交流,從尤伊與他的互動,我可以肯定他們有著親密的關係,他很關心著尤伊,因此他忌憚著我。

 

我與他的對話肯定了尤伊是真實的,過了狂喜的時間,後續的冷靜讓他思考對方的來意。

 

不算是太意外的,他不是個好的溝通者,不帶有善意卻沒有惡意,他很清楚我們兄弟的關係,他的話不多。

「我不想多說什麼,你們之間的事並不該由我涉足,」

「但我只想知道,你為什麼那麼想見他?」

 

不知該怎麼回答,他不認為對方能接受敷衍的藉口,他想了許久,最後還是順著自己的心,

「尤伊當初…曾有個願望,當時我無法回應他,而為了離開那裏,我不得不離他而去,自從我想起所有一切時,我不斷回顧著最後的歲月,這個渴望一直纏繞在我心頭,因為太多太多的渴望,為了壓抑這種膨脹的情緒,我用理性去平衡了思念,直到尤伊的出現,」

 

「這是一場奇蹟,原以為我已經放棄時,給我一次無限的可能,不論是好是壞,那都是不可多得的。」

「我設想了這麼多,再多的想像,發生時卻只能任憑發展—」

「你想了結這一切嗎?」

我想了結嗎?

「不,」

「我只是希望,或渴望著,我們還有未來的可能。」

我誠心地抬頭看著對方的雙眼,期望對方能接受這種童話般的藉口。

「足夠了。」

「嗯?」意外的,對方沒有想追問什麼的意思

「只要知道你是真切的想念他,足夠了。」

「明天,你會去同樣的餐廳吧?」突如其來毫不相關的問題

「會,那裏的環境相當舒適,最近有空我幾乎都會去那裏—請問?」

 

對方似乎沒有想把話題繼續下去的意思,已經動身要離開的樣子,

他只留了一句話

「你只要確保明天你會去就行了。」

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

等他們真的能好好地坐下來,面對面談話時,便花了不少時間,透過關係,他們來到樓上的包廂。

 

兩個冷靜下來,許久未見的兄弟,突然像是個第一次見面的陌生人,不知道誰先開口。

「呃…你好?」最後法伊忍不住開了口,旋即懊惱自己不經大腦的結果

「你好?」

這種尷尬到不行的對話讓兩人都不經發笑,

「哈哈哈哈哈哈……」

「呵、哈哈哈哈—」

「抱歉沒想到我們這麼久的見面結果變成這樣。」

因為大笑,讓原本膠著的氣氛變得輕鬆起來,

「那、我可以叫你….尤伊,還是法伊?」

「你剛剛不是叫過了嗎?法伊。」

 ----------------------------------------------------------------------------

「那麼,尤伊。」

「你過得好嗎?」

 

尤伊笑笑地看著法伊,單手撐著臉,

「現在我過得很好,你呢?」

不論中間發生了什麼,他最終獲得了令他快樂的事物。

 

過了起頭,話匣子打開,分享事情就自在多了。

意外地,尤伊沒有避談色雷斯的歲月,之後的旅程,沒有透露太多,但從隻字片語中他也知道那不是個美好的回憶,有太多算計與許多人的痛苦,離開了法雷利亞沒有終結尤伊的痛,帶給他更多悲傷,唯一慶幸是幸好事情已經有了了斷。

或許他真的願意去面對自己,亦或不再介懷。

他不想再去猜測,只要尤伊願意說,他便聽著,直到某天他願意講更多給我聽。

 

講著講著,突然尤伊感傷了起來,語氣中透露著顫音,

「不過,我為了自己的願望,不肯接受你已經離去的事實,固執地追求不可能的希望,到頭來,甚麼都沒有,王與你,都消逝在虛無中。」

 

他深信尤伊的良善,從故事中他知道尤伊幫助過很多人,他害怕失去,何況是親近的人,歲月改變了他們,他們不在是法雷利亞的王子們或囚徒,現在他們只是尤伊與法伊,有些是卻沒什麼改變。

 

「對不起、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他仔細端詳長大後的尤伊,尤伊像是他想像中的成人模樣,高大與微長的金髮簡單地把在頸後,但比起想像中的他更隨意些、有著回想故事時歷經風霜的眼神,但同時他仍然是為著別人著想的那個尤伊,會為了別人屈就自己,總是令愛他的人放不下心的善良。

 

「尤伊,你不需要愧疚,一直以來沒有人能肩負起所有人的命運,沒有人能真的預知未來,即使是你所見過的每個夢見者,我們能做的就是努力做出選擇,不要為了過去放棄自己,」

 

「我仍活著,色雷斯的王最後憑自己的意願死去,你沒有做錯甚麼,我們都做出了選擇,都是為了那所期盼的未來努力過。」

 

「現在你好多了嗎?」

「嗯…謝謝,哈哈、你不是第二個講這句話的人呢。」

自嘲地說著,試圖緩和沉悶的氣氛,總覺得自己不自覺又陷入不好的情緒中

 

「是那個黑鋼先生吧。」

「唉?好厲害,你怎麼猜到的?」

 

「從你的表情就告訴我了啊。」一時興起,忍不住調戲了尤伊,不出所料尤伊恨不得用手把整張臉埋起來,

「/////」

 

面對黑鋼,某些程度尤伊還是有些害羞的(雖然行為看不出來)

 

「別這樣,你怎麼不說說你的故事呢?法伊?你是怎麼來到這裡,又為甚麼有著過去的記憶?」

感覺到法伊,一直都在認真聽他講,卻沒講任何他的事,讓他好奇了起來。

 

「我其實不清楚為甚麼,當我有記憶開始,就帶著這些記憶活著,甚至保有許多天賦,有時我都在想,我只不過因為某種意外退回了年齡重新長大,不過這只是想想而已。」

 

「直到你的出現,我才想起或許是最後我許下的願望。」

 

「你還記得最後在馬車上你問我的事情嗎?」

 

「你當時問我『如果有天我們離開了塔,我們就一起去其他國家,沒有人會詛咒我們,快快樂樂地生活下去,好不好?』」

「或許是這個願望加上某個不知何時交付的代價,我就這麼重新活了一次。」

 

「我並沒有深究原因,因為這都讓我與你不會只有萍水相逢的命運。」

 

千言萬語,他只有一句話想對著尤伊傾訴

「我一直想著你,尤伊。」

「我也一直想著你,法伊。」

 

他們花了幾十年等到彼此,只不過為了一次的相逢與思念之情,終於成真了。

 

「不過我可沒什麼精彩的故事可以講,跟你相比,我可平淡多了。」

 

尤伊只是笑笑地搖搖頭,表示

 

「我們可是有幾十年的無聊話題沒講完呢。」

 

法伊與尤伊,在結束後的數十年,看見新的篇章。

TBC

----------------------------------------------------------------------------

對~~~~沒看錯,還沒完結!!!!(゚∀。)(゚∀。)

辛辛苦苦為對方著想的兩人終於突破重重困難相遇了(´;ω;`),

真法伊覺得黑鋼與法伊關係很好,但暫且沒想這麼遠(゚∀゚)

再次感謝黑鋼的無私奉獻( ゚∀゚)o彡゚

评论 ( 6 )
热度 ( 18 )

© 秋本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