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爾發文,喜歡老漫畫與Marvel影視

【黑法】你好,再見,下次再來(2)

前章

  • 黑鋼視角的稱謂

法伊=尤伊

假法伊或法雷利亞的法伊=魔法之國的真法伊

  • 第三視角中的稱謂

法伊=真法伊

尤伊=一行人中的法伊,但對話中仍是以法伊表示

(對很複雜,就跟我一直無法分辨假狼、真狼的小狼到底在講誰)

-------------------------------- 

 

遇到長的一模一樣的法伊很怪,就像是把酒做成甜酒一樣怪。

 

明明是酒,喝起來跟果汁一樣,掛羊頭賣狗肉。

 

久了他習慣在喝之前聞聞有沒有甜死人的香氣。

 

他們之前看過其他次元的月讀、小櫻的哥哥或其他遇過的人,但遇到一行人中的分身是第一次。

 

不是沒懷疑過次元為了甚麼神秘的規則,分身之間不會相遇,不過無法證實猜測,

 

不管其他世界的分身是圓是扁,他只在意他想守護的人,其他的麻煩不是他需要理會的未知物。

 

眼前這個長的和法伊同張臉,只是氣質略有不同(還有頭髮更像短髮時的法伊),見鬼了。

 -------------------------------- 

第三視角

  很快地,尤伊找回了自己偽裝的才能,輕快地走向黑鋼和法伊,扶住還沒擺脫恍神的法伊,黑鋼還是像以前一樣板著一張兇臉,但眉頭緊皺得更厲害,他沒有表示什麼,只是目光一直在兩個「法伊」間來回穿梭。

 

「阿啦啦~黑P也有認錯人的時候呢☆」

「你還好嗎?黑大人的天旋地轉奧義沒有經過千錘百鍊是沒辦法忍住不吐的~」

 

顯然地尤伊在擅自取名字的能力已經拓展到招式名稱上了

 

「……喂!都說別擅自亂取名字!」

 

聽見尤伊的胡話,黑鋼習以為常地警告回去,但以平板語氣,大概是放棄去嚴肅糾正這點問題了。

 

三個高大的人站在店門口,有兩個還在幼稚地拌嘴,一個看起來終於從恍惚中清醒過來,站穩了身子,

 

  「謝、謝謝,我好多了。」法伊隨手梳理額前的碎髮,整理到一半又突然用拿著書的手拍拍沒有任何灰塵的大衣,眼神卻一直閃爍在另一個金髮男子上,兩個人沒有注意到好幾次法伊欲言又止的嘴巴。

  鬧了一陣子,黑鋼大手一揮,架住了尤伊的脖子,對方立刻作勢痛苦地哀嚎,但旁人也知道這對魁武的男子根本沒出甚麼力,看他的領子甚至還留了一點空隙呢。

 

 「你這傢伙——小鬼頭和白饅頭找了這麼久,結果你竟然在一副貴得要死的餐廳點好餐了—你知道上次和白饅頭私自花掉我的酒錢去買甜食我還沒跟你算總帳吧!」

 

「挖阿—黑噗,那不過是從小販手中買到的優惠卷啊,憑著摩可拿的實力,吃到四個人回本肯定不是問題啦—孩子的爸你要對小兒子有信心!」

 

「黑鋼,你怎麼可以懷疑摩可拿我的胃呢?我會連黑鋼的份一起吃完下去的!」

 

「白癡!這是問題點嗎?!你知道我們的財務還沒充裕到任你吃喝玩樂吧!」

 

  「既然這樣,黑大人應該要把酒錢省下來用在吃的上面吧,喝酒可不會吃飽,哼哼—黑大人又只喝辣到不行的烈酒,小狼和摩可拿餓肚子都是你的責任,亨!」

 

  「那個….不好意思,你們似乎是打算吃飯?那麼為了感謝你們的幫助,不如請你們一餐吧,我是老常客了,老闆應該會同意空出一桌給我,不過魔法生物的飼料這間店並沒有提供呢—」

 

黑鋼準備以強迫的方式苛扣尤伊和摩可拿的精神糧食時,法伊的一席話讓尤伊找到了救星,立刻大聲地喊著,

 

「哇—真是太好了!我的分身果然懂我的心~黑P你看我沒找錯地方吧!我剛打聽了這間店的下午茶套餐是附近最好的喔—」

 

「啊,你不用擔心摩可拿,就是這個兇巴巴肩上的可愛小傢伙,他平常都是和我們一起吃飯的。」

 

「這樣啊,那麼就一起進去吧,一直站在店門口也對餐廳不好意思。」

 

  找到了轉移話題的目標,尤伊立刻掙脫本來就不怎麼緊的手臂,順帶提起摩可拿快速地跑了進去,深怕黑鋼會真的把他們力保的飲食費刪減到只能吃粗茶淡飯了。

 

「還真有活力,明明是個大人卻很像小孩子呢。」法伊看不出有什麼明顯的表情,但從語氣知道他真的對於剛剛的事感到有趣。

 

  法伊轉頭看了高他不少的男人,一襲立領黑色套裝、挺拔的站姿、嚴肅的面孔,不過是視線交流便感受到不小的壓迫,完全感受不出剛剛的輕鬆氣氛;他第一次直視男子的紅色瞳孔,他沒有低下身子正面看著法伊,法伊知道他正審視著自己,沒多久黑鋼移開了視線,轉而看相玻璃窗後的尤伊與小狼的交談,不發一語。

 

「你叫…黑P?黑大人?不好意思,我不是很能知道你叫甚麼名字?請問?」拜尤伊所賜

 

「黑鋼。」

 

「那麼黑鋼先生,請?」法伊客氣地擺出手勢,示意對方先行。

 

『你到底有什麼目的?』

 

當法伊還在思考這句耳語時,黑鋼已經走進了餐廳。

 

沒有人看到法伊露出一點慌張的神情。

-------------------------------- 

 

     飛利泰爾餐廳由一群妖精經營著,簡約的復古白色仿造木紋雕刻的石柱形成圓環佇立在寬敞的空間中直達二樓,二樓設計成可以看見一樓的側廊包廂,挑高的設計即使不靠魔法也能營造寬闊的室內空間;有著玲蘭草造型的吊燈藉由魔法懸浮在陰影處的座位附近,中央靠著屋頂的透光玻璃自然灑落,採光良好的座位深受顧客喜愛,牆面是妖精崇尚的自然圖騰,自動演奏的樂器彈奏著經典曲目,簡約與自然結合的裝潢在這座大城市是目前最受流行的設計,這裡最知名的餐點是假日限定的三層式下午茶配上妖精為客人量身打造的飲料,堪稱目前市內最熱門的餐廳。

 

     法伊是這裡的常客,他與熟悉的妖精小姐解釋了一下,沒過多久,他們就被帶到石柱旁的位置坐下,三名大人各有所思(你看不出來正在與摩可拿討論餐點的某人是否在思考)、一名不清楚狀況的少年正試圖閱讀菜單(其實他在偷看突然冒出的另一個法伊)、摩可拿靠在尤伊肩上熱烈地與尤伊討論著。

 

     這頓飯氣氛稱得上融洽,如果尤伊一直試圖迴避法伊的問題,以比平常熱烈兩倍的情緒調侃黑鋼也算是的話,黑鋼只是喝著酒類特調敷衍著異常熱情的尤伊,唯一令人意外的是法伊與小狼在分享旅行上的見聞意外的投緣(當然省略一些不好的事情)。

 

「所以你們一行人已經旅行了很久了嗎?」

 

「也不算,偶爾也會發生不同時間墜落到同一個世界的情形,每個次元的時間流動是不同的,但確實我們已經旅行過許多國家了,法伊老師。」

 

有幾次尤伊被「法伊先生」下意識轉頭後,法伊就讓小狼稱呼他老師了。

 

  「還真好啊,我頂多從書上或其他人的分享知道其他世界的故事,幾個去過的異世界幾乎都是魔法發達的地方,不說也感覺不出來不是雷克路特國的城市,頂多城市沒有這麼多圖書館和服裝略有不同。」

 

「不過雷克路特國真的是少數幾個能讓摩可拿我自由活動的地方呢,平時摩可拿都只能裝成布偶,不能吃好吃的點心~」

 

  「飛利泰爾餐廳的果醬和夾餡鬆餅可是整座城市最美味的,最近假日我都會拜託老闆留一份給我。摩可拿你也可以試試這些店推薦的餡餅,也身受老顧客的喜歡呢。」

唯一沒心沒肺的摩可拿正盡情享受難得的大餐,以不可思議地速度消滅兩座三層塔的點心加三大塊蛋糕,目前正朝下一個餡餅努力中。

 

「雷克路特國經常有外世界的人作為跳躍點,聽說偶爾也會遇到其他世界的分身呢。」

 

「就像法伊和法伊老師一樣~不過摩可拿沒有遇過自己的分身呢……」

 

「哈哈,或許在哪個魔法生物很多的世界也會有另一個摩可拿存在也不一定。」

 

  有摩可拿和小狼聊天,飯局也不是那麼無聊,尤伊後來偶爾也會附和摩可拿的感想,不過他仍舊沒有認真回復任何問題,他只是附和與補述無傷大雅的故事。

 

  好不容易大家吃完了餐點,黑鋼卻立馬抓住尤伊和小狼兩人離開了餐廳(摩可拿在肩上),桌上留下數目剛好的錢,不管依依不捨的摩可拿的抗議,而平常反應最誇張的尤伊,意外的沒有任何表示。

 

當法伊付完帳追出去時,一行人已經離開了廣場。

-------------------------------- 

 黑鋼視角

絕對哪裡有問題。

 

首先假法伊的出現就令人可疑,就算他是分身也是。

 

從來沒有發生兩個平行存在的兩人出現在一起的案例,兩個月讀雖然知道彼此的存在,但她們沒有在同一個次元中交流過。(夢是特殊的存在無法當大原則)

 

那麼只有一個可能,這個假法伊根本不是法伊,他是真正的那個「法伊」的分身可能性更大。

 

但一個分身不可能明顯地對法伊產生這麼明顯的興趣,整個飯局他幾乎都在測試我們,過度好奇他們的經歷,時不時提到分身的存在,不像是一名教養良好的老師該有的分寸,

 

他不是在意法伊是分身的事情,他是在意「法伊的本身」。

 

憑直覺,我不認為假法伊帶有什麼惡意,從他破綻百出的邀請和交談就知道,不是一次計畫性的安排,他只是很在乎法伊的反應。

 

他是誰?只剩下一個答案,

 

他是屬於法雷利亞國的法伊。

 

那個早已死亡的雙胞胎兄長。

 

有些夜裡入睡前沒做甚麼事,我只是擁抱著他,他會跟我分享一些過去的歲月。

在法雷利亞的、色雷斯的,我想這是因為夜色的黑夜讓每個人都脆弱了起來,法伊需要一個傾瀉的出口

 

我不是個懂得安慰的人,只是安靜地聽。

 

我知道他會避開最後的記憶,法伊對他的兄長仍是無法碰觸的心結,

 

因此我對他的認識不多,但肯定是很重要的存在,從法雷利亞國的法伊犧牲的作為,他也很在乎法伊,不惜犧牲性命。

 

魔法師比我更了解次元的法則,他肯定知道什麼,

 

不,他只是不想去深入而已。

 

法伊遇到無法以輕浮態度的感情事件會下意識逃避,

 

這樣下去,他又會錯過一次機會,他不想夜裡又感受到法伊的淚水沾濕他的衣領

 

不懂的事沒辦法突然理解,也沒辦法評斷

 

但他覺得自己該做點什麼。

TBC

-------------------------------- 

法伊與尤伊愛對方太深,都害怕對方不是他等待的那個人,

只是真法伊更願意去跨出一步

只有兩個人願意向前,才會有所轉機

至少會寫一次法伊(尤伊)視角,但這部分我怕自己寫的會心力交瘁( ´・・)ノ(._.`)

黑鋼好寫很多,旁觀永遠比當事者容易

劇情BUG這件事反正都AU了我也就依照需求用我自己的想法寫

順帶一提為了考據我還做死,重看一次色雷斯前後的故事。(´;ω;`)(´;ω;`)

讓我想想孩子的爸能幹點什麼ಠ_ಠ

评论 ( 2 )
热度 ( 25 )

© 秋本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