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爾發文,喜歡老漫畫與Marvel影視

【黑法】你好,再見,下次再來(1)

「法伊」重生AU

有黑法提及,請注意

 

  • 此文假設在魔法之國(雷克路特國,詳見年代記13卷)重生保有前世記憶的「法伊」與法伊的重逢故事,地名或魔法伎倆什麼的除了國家名以外皆為自創

  • 此時法伊一行人只以為法伊是這個世界的分身

  • 時間軸是年代記結束後的事

  • 至於為甚麼,因為這對兄弟值得一次童話故事般的結局

 

這是一次的故事,我希望不是最後一次。

 

我想起這一切故事時,我曾瘋狂地想尋找那個不明下落的兄弟

 

當我翻遍圖書館各種不同時空的資訊,最終在一本陳舊的穿越者手抄遊誌上發現時空已滅的一小段敘述,

 

『數十年前造訪時這裡是個被白雪覆蓋的美麗王國—法雷利亞國,白的令人印象深刻,當時我想假以時日我會再拜訪這座王國,直到最近我才得知王國因為詛咒而覆滅,我對這有著純淨之美的世界感到惋惜……』

 

很可惜地,除了書上一些插畫,再也沒有更多的消息,如失傳的神話故事,隨著時間塵封在過去之中。

 

我叫法伊,曾是法雷利亞國的大王子(那也是上一世的事情)、被詛咒的雙子,如今只是個生活在雷克路特國的魔法師,目前在梅吉寇學院,我的母校教授魔法。

每天在重複幾個寒冷的記憶中甦醒,當只有感受到窗台灑下的晨光,他才知道那些不過是過去的刻痕。

過去的記憶在我懂事的時候便開始知道這不是我幻想的世界,請問有哪個純潔懵懂的小孩可以創造出令人作噁的世界?(童話中的布萊克先生例外),我知道我曾經的一切,包含那些悲歡喜悅的心情,歷歷在目的程度彷彿只是睡了一覺便來到這個不同的世界,只不過是重新長大了一遍。

 

過去的世界如何其實並沒有帶給我多少感觸,那裏的記憶只剩下寒冷與孤獨,我只在意當初被關在地面上的弟弟與飛王交易後的下落?

 

尤伊是上一世我唯一在乎的弟弟,他是我心中唯一的光明,他的善良是那個迷信的世界唯一的慰藉,靠著偶爾的對話,我活了下來;直到最後犧牲自我,我賭上尤伊能離開只剩絕望的國家,一股直覺告訴我,尤伊的機會就是這一次,儘管這個時空夾縫的手多麼不懷好意,也總比現在我們的處境來的有希望。

 

墜落的失重感,

 

 

一切化為寂靜。

 

這是我最後的前世記憶

 

他好嗎?是不是活了下去?如今他在哪個時空?

我有好多問題想知道,但連是否能再次相遇我當不敢去想,他甚至無法知道上一世已經過去多久(次元間時間流逝不同),唯一能做的是安慰自己的弟弟仍活著的假設中。

----------------------------------------------------------------------------

他不討厭現在的世界,有著開放的社會,魔法與科技的結合深入在文化中,廣納不同世界的文化與技術,任何人在這裡都是獨一無二的,因此大家都是平等的,

 

沒有誰需要背負一切的罪,一切都有活力、繽紛、希望。

 

或許是因為前世的因素,我現在很喜歡色彩繽紛的事物,也樂於觀察周遭事物,體驗形形色色的生活,有幾次我也去拜訪過有開通聯絡網的異世界旅遊。

 

目前的主要工作與懵懂純淨的學生相處,教導他們基礎或進階的魔法,少了與大人的相處一切簡單的多,上班日步行穿越兩個廣場,到達圖書館旁的學院上班,沒課時就到各地逛逛或當城市嚮導(這是我等待尤伊的方法之一),過的也算豐富。

 

他確定自己夢見的不是另一個分身的故事,因為死去的人不會再被夢到鉅細靡遺的記憶;他只是不確定他是不是過去的他,過去與現在的交錯偶爾有種堵在心口的困惑,夢的真實常讓他無法區分現實,無論是哪個他,他都想念著尤伊,他不能只存在於過去中,無論是好是壞,我都希望得知點消息。

 

若假以時日,有那個時刻,

 

我可以與我的兄弟分享所見所聞,

 

我們能像久別重逢的家人,暢談所言。

----------------------------------------------------------------------------

平凡的假日,明媚的陽光正適合坐在市中心廣場的飛利泰爾餐廳享受下午茶。

法伊預約了餐廳和每日限定的套餐,帶著最新出版的遊誌,像往常一樣步行前往餐廳;

 

「法伊—你在哪裡~~?黑鋼說你再不出現就把我們的甜食吃到飽兌換券燒成灰~~~」

 

「我去附近店家問問法伊先生是不是有來過,法伊先生應該不會離開太久。」

 

廣場上傳來自己的名字不奇怪,他有許多學生在這裡工作,但被陌生人叫自己的名字就是很奇怪的事。

 

看著一個帶著圓滾滾會說話的魔法生物,身形挺拔的黑衣男子正焦躁地環顧四周,剛剛還有似乎同行的少年跑進了他預約的餐廳;

 

視線與黑衣男相交之際,他有種被獵食者盯上的錯覺,而對方正以一種駭人的氣勢朝他前來,正當思考要遵循本能逃跑時,他已經被一隻大手抓住,壓住頭頂,一陣天旋地轉,

 

「看來之前的警告完全沒聽進去是吧?這次我一定要把你所有飲食費換成酒錢!」

 

「甚麼警告…?疼、疼、疼疼疼—抱歉先生你恐怕認錯人了,我叫法伊但我不認識您啊—」

怎麼有人手勁這麼大?再揉下去難保在大街上被學生看到啊—

 

幸好一股聲音吸引了黑髮男子注意停了下來,法伊暫時脫離掌控。

 

「啊,黑玲你也在這啊,我打聽到這間餐廳的下午茶很好吃喔,我剛剛已經幫大家佔好位置了,快點進來吧—小狼已經到……?!」穿著與黑髮男子相似造型但不同顏色的金髮男子誇張地揮舞雙手,發現黑鋼抓住的人時,他突然停止了說話。

 

當暈眩感減輕時,我才注意到,我們有著一模一樣的長相。

 

我看著他,他看著我,時間以分秒流逝,任何旁物如屏蔽咒般模糊不清,

 

是他嗎?尤伊是你嗎?  

 

天啊!如果真的是他該如何問他?

 

萬一不是呢?我該怎麼辦?

 

即使你已經想過一切可能,當命運降臨時,措手不及地令一切化為無聲的對視。

 

 ----------------------------------------------------------------------------

是你嗎?法伊

 

不,這不可能的。

 

別做夢了吧,尤伊。


TBC

後章

----------------------------------------------------------------------------

好久沒寫黑法了,雖然這章幾乎沒有就是,但主軸是兩兄弟之間的事,其他人應該不會著墨太多

真法伊的性格很謎,我自己加油添醋塑造一下,相信他是很愛護兄弟的哥哥,加上現世生活會傾向比較陽光的性格

還在猶豫要不要讓兄弟正式相認(。ŏ_ŏ) 但一定he!!!(看我真誠的眼神)

评论 ( 9 )
热度 ( 33 )

© 秋本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