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爾發文,喜歡老漫畫與Marvel影視

承諾(三)-完結

我絕對不是故意拖這麼久的

靈感大發,寫了快3000字wwww

寫完後發現,

黑鋼有點太浪漫

法伊有點太可愛

----------------------------------------------------------------------------------------------

日本國是個四季分明的世界,日出之時微涼的空氣刺激著準備起床的人們,

而對法伊來說,是最舒服的溫度,尤其是旁邊有個大型抱枕的黑鋼,

 

法伊蹭了蹭還在睡眠中的黑鋼,而對方似乎感受懷中的異狀,發出呼嚕聲,有點粗暴地收緊了懷著法伊的手臂,讓他清醒了不少,剛睡醒睜開眼的黑鋼總是讓他不自覺著迷,

 

明明是血紅色狹長的雙眼,平時總是殺氣騰騰,光是站在陌生人面前就足以把人嚇跑的嚴肅面孔,誰會想到早晨帶點困惑的神情,柔化了銳利的稜角,連血色的顏色因為陽光的照應,變成鮮豔的紅,像是高級的紅寶石一般,武士看起來也不是那麼可怕了。

 

黑鋼的眼睛真是犯規,法伊是這麼想的,雖然摩可拿總是覺得自己會因為黑鋼無意間放柔的眼神而臉紅這件事,一直搖頭(摩可拿:咿咿咿──黑鋼只會對法伊這麼溫柔──),

 

或許是第一次讓外人走進自己的內心,某種程度來說,法伊在感情層面比黑鋼還純潔,漫長的歲月他看遍許多情人夫妻的相處,他知道那些經歷的人生道路,卻從未涉入了解與人交心,導致他對於黑鋼明明很不熟練的親密行為屢屢不知所措,

 

而且不免說,他一直以為黑鋼是個很木訥的人,實際上自從交往後,黑鋼言語上沒什麼改變,最多口頭關心一下他,但肢體接觸上卻意外的「大膽」,

 

比如說在休息或沒事時抱著法伊甚麼都不做,或著氣氛正好時直接毛手毛腳起來,除了幾次調戲的太超過直接被腦袋已經亂成一鍋粥的自己,反射性用魔法打暈外,總之幾乎只要是兩人獨處下,黑鋼不放過任何可以親密接觸的機會,

 

『果然是大悶騷是吧?是吧!?是吧!』事後癱在床上的法伊如此想到。

 

────

 

黑鋼自然無法理解目前正在懷裡的法伊那些內心小糾結,每次起床時幾乎都會看到法伊盯著自己恍神,之後問法伊只是以一種無法理解的臉紅敷衍過去,久了他也習慣早上這種固定模式,

 

昨天去皇居拿完玉珮後,他就打算今天跟法伊求婚,

 

他不是個囉嗦矯情之人,既然話說開,法伊也逐漸走出過去的陰影,那為何不更進一步發展下去呢?

 

只是要怎麼跟交往後莫名知道什麼是害羞的法伊,能夠成功求婚,倒是還沒有個頭緒。

 

「大人,早飯已經準備好了。」外頭傳來僕人的聲音劃破寧靜的早晨,

 

在棉被裡又膩了一下的兩人被聲音打斷,只好爬出被窩著裝,而過程中不免黑鋼享受了一些身為情人該有的福利,而另一個當事人顯然有點筋疲力竭。

 

早飯時,法伊還是愉悅地享受特別為他準備的和果子,而黑鋼平靜吃飯邊在盤算如何向法伊開口這件事。

 

吃完飯講?

 

不,剛剛吃豆腐後大概會直接陷入大腦過熱

 

隨意地提到,然後把玉珮塞到手上?

 

也不成,感覺太不正式

 

還有什麼方法呢-

 

除了父母,他幾乎沒有一個可以參考的對象,讓他無從下手

 

啊。

 

今天似乎是──

 

靈光一現的點子,讓黑鋼豁然開朗了起來。

 

------------------------------------------------------------------------------------------------

吃完飯,黑鋼決定先帶法伊到皇居去作客,他想知世也會想看看這未來諏諉領主夫人的,至於皇居的門禁?

 

想想知世的護衛是誰吧。

 

向法伊提出邀請後,對方並沒有思考太久便答應了,還說說不定可以學習一些日本國的術法或結界。

 

黑鋼在離府前向管家交代一些事後,便一同離開了,他沒有選擇坐車或騎馬,法伊似乎對這裡的街道風景感到好奇,總是走走停停,到處摸摸,結果走到大門時手上還多了好幾種小玩意和點心,

 

與駐守兵打完照面後,兩人深入皇居內宮,這時知世多半是在書房批閱一些文件,確實,到達門前時他看到知世已經準備好,一副等待客人的樣子,或許她現在沒有預言的能力,但對於長年了解黑鋼的人,她知道今天法伊一定會出現。

 

不過黑鋼表示自己有其他事情要辦,不便留下,顯然地,法伊沒有料到黑鋼會離開,困惑後眼神有點失落,

 

待黑鋼離開後,陷入了沉默,兩人其實除了去年日本國相處後便沒有交談過,而且當時法伊從經歷過精神崩潰到開誠布公,劇烈的情緒起伏,真的冷靜下來與知世純聊天還是頭一次。

 

結果第一句話就讓法伊差點招架不住。

 

「法伊是怎麼喜歡上黑鋼的呢?」一臉笑吟吟,平靜地如談著今天天氣真好的語氣。

 

「啊、那個、怎、怎麼說呢......」一時被問到這麼直白的問題,讓他無法反應過來,

 

「黑鋼這個人一點都不溫柔,在皇居的日子裡他幾乎只懂得練武,除了我和天照外,幾乎沒有對誰有好臉色過,總是板著臉,一臉嚴肅。」

 

「雖然黑鋼大部分時間都是這樣,不代表他沒有柔軟的一面。」法伊為黑鋼辯駁。

 

「喔?原來黑鋼也有這一面?連我這個上司可都很少體會到呢。」

看著一臉高深莫測的知世,他有點摸不清對方在想什麼,

 

「黑鋼雖然總是對外人很兇,但在旅行時他總是默默支持我們這群人,明明他才是那個置身事外的人,他可以選擇在旁漠視,卻一而再,再而三把我從過去的深淵拉起,」或許是知世不待惡意的眼神,讓他不知不覺說了出來,

 

是啊,為甚麼呢?為甚麼會喜歡上他呢?

是因為一開始的責罵?還是在旅行時總是睡在另一側的背影?還是那些不透過言語的關心?或著是直到他犧牲出左手換回他新生的那天?

 

太多了,我虧欠他太多了,我知道我內心一直渴望著誰可以阻止我,但我又無法阻止自己去將他人拒絕在外,而黑鋼打破了他建立起的堅固堡壘,他不停地拯救毀滅的自己,直到最後一刻,他承認了,他無法容忍黑鋼消失的可能,

 

像是徘迴多年終於找到出口所在的明燈,卻在即將接觸到時被捻熄,世界再次黯淡無光,那種絕望,他無法想像當時黑鋼就這麼死去,他會做出甚麼事情。

 

他的無言溫柔,成為打破枷鎖的鑰匙。

 

「我要怎麼不愛上他?」雖然有點害羞,但他仍堅定地說出自己的想法。

 

看著目光堅定與不自覺彎起眼眉的臉,知世知道法伊對於黑鋼的情有多深,要讓一個曾經帶著層層面具的人真情流露,有多麼的困難啊。

 

知世微微笑,他知道黑鋼的溫柔是難以察覺的,過去她總是不忍想曾經年少的他也是個如陽光般的人,如今在法伊的眼中,他似乎又看見那個少年。

 

之後知世和法伊除了談論一些日本國的事情和旅行中的見聞,也討論了一些這是件術法構成的理論,兩個人相談甚歡,不知不覺到了午飯時刻,僕人的通知才讓兩人結束這場意外茶會。

 

在前往用餐的道路上,一名穿著繡有黑鋼家族家徽衣物的男子朝他們前來,

 

「法伊大人,黑鋼大人告知請你隨我到皇居外的御用庭園去。」

 

知世聽完後,似乎想到什麼事情,掩嘴一笑。

 

「沒想到他也懂得這種浪漫呢──」法伊聽不清知世的話,只大概能猜黑鋼應該是有很重要的話要說,與知世道別後,跟著家僕離去。

 

御花園是皇居種植日本國各地花卉植物的私人花園,占地廣大,當家僕帶到一座滿是白花的位置,他看到黑鋼站在樹下,而黑鋼也注意到法伊的到來,像是為了這刻準備很久一樣,對著法伊說出所準備的話。

 

櫻花綻放如同純白的雪,告訴春天的來臨

 

「你願意接下這塊玉珮,與我一同見證每次櫻花綻放的時刻嗎?法伊」不擅長傾訴愛意的他,選擇說出母親當年提到父親是如何提親的話語。

 

他說不上那種要突破胸口的充實感是怎麼回事,也無法理解為何視線越來越模糊,但他知道他不顧一切向前擁抱了眼前唯一的陽光。

 

樹下的兩人,緊緊擁抱彼此,此時此刻,再也沒有甚麼值得煩惱的事。

 

或許未來仍有無盡的挑戰,而他們總能抬頭面對。                              

 

櫻花花語:生命、幸福一生一世永不放棄

 

 

承諾-END

---------------------------------------------------------------------------------------------------

其實我只是想寫最後那一段

對不起,黑鋼太禽///獸絕對是我的錯

法伊自認為是建立情感後反而會很不知所措的類型

順帶抱怨以前寫的文被封,有點難過

评论 ( 1 )
热度 ( 21 )

© 秋本明 | Powered by LOFTER